From: Mary Cheng (California, USA 美国 加州) Tue 1/30/2007 12:11 PM

昨晚终于跟我的偶像黄晓通上电话。我最近较忙(借口还系要的),较少上网,还不知道我们的美女作家一直没
闲着,又有新作品问世。

我告诉美女作家我系她的大扇子fan(我的码比较大,not the one you are thinking of, but
fat),她回答:“我已有了减肥扇子。不须要大扇子。”我好失望。
美女作家很同情地说:“你是美女扇子吧。”  我高兴得掉了电话,躲到一便偷着乐了两把。

讲一讲我作“美女”扇子的经历吧。

读完了《英国1738-1900:美术和音乐的四次邂逅〉后,我心情激动,对美女作家所写的亨德尔,门德尔松很
有同感。我是门德尔松的乐迷。我决定写点读后感。

很痛苦地,我坐在电脑前4小时,一个字没写出来。我想我应该坐在沙法里,那里舒服很多,一边还可以听门德
尔松.  The comfortable 4 hours in the sofa has flied at the blink of my eyes.
感想还是没有写成.

然后我只有最后一条办法,坐马桶。过去,我坐在马桶上完成不少项目,it should work.  Before
我去马桶, (我家的)黄同志问我:“点解你好似好痛苦咁嘅?”
我话:“我想写D读后感俾美女作家.写唔出."
黄同志说:”你只是‘美女’扇子,哪能象美女作家,要什么有什么。Forget it."

如醍醐灌顶,如当头棒喝!看来作美女作家不易,作‘美女’扇子更难.

当然,做门德尔松的乐迷还是要继续,我的dream是有一天我可以拉门德尔松的Violin Concerto in E
minor,势把优美浪漫进行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