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utelifestyle.com

                      Modigliani
             莫迪利安尼:现代悲情永恒阳光



                          文: 黄晓
        
   images: courtesy of Tate Modern, London
       (for full credit of all images, see bottom of this page)





























               
 上图: Nude, 1917. Oil paint on canvas. Private Collection







                                        波希米亚人


还记得意大利歌剧抒情大师普契尼的名作兼杰作《波希米亚人》吧?剧中女主角是
绣花女、男主角是诗人,配角不是画家、就是作家。所以,这部歌剧的中文译名也
称《艺术家的生涯》。

Amedeo Modigliani (莫迪利安尼,1884–1920)悲情又短暂的一生,堪称歌剧
《波希米亚人》的真人版。

莫迪利安尼1884年出生于意大利Livorno,在威尼斯和佛罗伦萨学习美术,他的
第一爱好是雕塑。本来,意大利是雕塑世界之冠,但这个意大利美术青年,却于
1906年前往巴黎发展,何解?正如泰特展厅墙上说明:“巴黎有刺激、巴黎够丰
富”。

到巴黎后,莫迪利安尼既画画,也创作过一批雕塑作品。1914年他放弃了雕塑,因
为他自幼体弱多病,其中最致命的是肺结核。石雕的材料是石头,对他来说,既沉
重又昂贵。所以,莫迪利安尼短暂的艺术生涯中,以油画、尤其人像画为主。但泰
特有一个小展厅,展出他的雕塑。

巴黎时期的莫迪利安尼,来往都是艺术圈子里的人:画家如毕加索、他的画商兼好
友Léopold Zborowski、导演Jean Cocteau,诗人雅各布,等等。这些人大部
分都被他画过肖像。展览中有一个小厅,专门展出他为画家和诗人朋友们画的肖像

这个艺术家圈子里,有一个人引起我的兴趣,她是二十世纪初巴黎美术界颇有影响
的英国女诗人Beatrice Hastings(喜斯汀斯)。这位诗人同时也是编辑和作
者。她在1914-15年间,和莫迪利安尼恋爱过。大家都过着波希米亚人的生活:酒
助画兴、酒养诗怀。喜斯汀斯后来回忆:他俩常常借着酒兴辩论艺术,有时辩论甚
至变成吵架。发酒疯时的莫迪利安尼和平时的温文尔雅判若二人,那个魅力非凡的
意大利帅哥简直无迹可寻。

在那个艺术家、评论家还没有商业化的艺术纯真年代,喜斯汀斯并不因为和莫迪利
安尼恋爱,就为他写吹捧文章。可能这就是喜斯汀斯在巴黎艺术界影响力之所在:
才华之外,还坚守艺术评论的高位线。难怪莫迪利安尼为她画的一幅肖像画,就题
为Madam Pompadour (《蓬巴杜夫人》)。

想起来了吧?就是借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那个正式情妇的名字,作为喜斯汀斯的昵
称,以示喜斯汀斯在巴黎艺术界的地位,有如蓬巴杜夫人在路易十五时代的法国上
流社会,对文学、艺术、时装和室内装饰风格的绝对影响力。

这幅1915年创作的油画头像,不仅有莫迪利安尼签名式的长脸、细眼和樱桃小嘴,
更有他为巴黎艺术圈子精英们“指定”的灰暗衣饰,如这幅画上的灰色衣袖、深灰衣
身,还有作为背景的灰白色格子玻璃门窗。但是,整个画面最出众的,是才女喜斯
汀斯头戴的黑色帽子——确切地说,是帽子上顶着的白色羽毛,呼应路易十五时代蓬
巴杜夫人的装束。令我看了忍俊不禁!

《蓬巴杜夫人》是芝加哥艺术馆的永久藏品。老实说,在经典杰作浩如烟海的世界
顶级艺术重镇芝加哥,我的眼睛无暇顾及莫迪利安尼的作品。只有到了伦敦这个英
国历史上最大规模(超过100件展品)的莫迪利安尼展览,我才留意到这幅妙不可
言的《蓬巴杜夫人》,感受到这位二十世纪初文艺才女的独立思想和广受尊敬,同
时还有悲情才子莫迪利安尼的幽默感!

  

                       悲情大结局


西方绘画史上,一向非常重视人体写生,裸体画面屡见不鲜。莫迪利安尼虽然主画
人像画,却以女子裸体画著称。伦敦这个展览,当然不会忽视这个当年备受争议、
如今备受追捧的品种。它的中心展厅,以一半的空间,展出多幅女子裸体画。只是
我看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那幅《斜躺裸女》之后,对这个厅的裸体画,有“曾经
沧海难为水”的感觉,觉得最低调因而最耐看的莫迪利安尼裸体画,在纽约大都
会。

那么,伦敦中心展厅的另一半,展出什么呢?它的空间基本上“贡献”给莫迪利安尼
的一生最爱Jeanne Hébuterne(冉娜)。冉娜是巴黎的美术大学生,1917年,
女大学生和画家陷入热恋,并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冉娜也是莫迪利安尼画得
最多的创作缪斯,这里就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另一幅永久藏品:Jeanne
Hébuterne(《冉娜•艾布汀娜》)。这幅1919年的油画人像,展现少妇形象的冉
娜,是早已熟悉的一幅。

对我,这个展区的最大发现,是另一幅冉娜的画像,题为Portrait of a
Young Woman(《一位年轻女子的画像》),创作于1918年,是耶鲁大学画廊的
永久藏品。和芝加哥艺术馆那幅《蓬巴杜夫人》一样,我在耶鲁从未注意到这幅优
秀的侧面头像,她是那么清纯,一副未经人间风雨的女学生模样。我的第一感觉
是:呵,终于找到了你!这幅画面展现的,是我见到的最年轻的冉娜——一场悲剧的
艺术女主角的起源。

冉娜真是太年轻了。1920年,长期酗酒和滥用药物,加上收入极不稳定的画家职
业,令莫迪利安尼肺结核病复发,以35岁之英年,在巴黎去世
(歌剧《波希米亚人
/艺术家的生涯》中,年轻的女主角咪咪也是肺结核去世)
。两天之后,悲伤的冉
娜跟随未婚夫而去——她从父母家的5楼公寓纵身跳下,年仅19岁!自杀时,冉娜怀
着莫迪利安尼的第二个孩子,酿成一尸两命的双重悲剧。几天内,这个家3口人丧
生,唯一幸存者,是冉娜和莫迪利安尼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

这个女儿,要有多强的心理素质,才能正常成长?无论如何,这个女儿长大了,还
有了孩子,还写过关于父亲的书。这是后话。



                       南方的阳光


以裸体画和冉娜为主题的主展厅之后,就进入一个题为<去南方>的展区。展厅墙上
有清晰的文字说明: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后的几个月,德国轰炸巴黎,艺术
圈中人大都去了法国南部暂避。莫迪利安尼的画商也安排他前往地中海岸的尼斯,
他起初虽然不愿意,但此时冉娜已怀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并由母亲陪同,到了南
部避战祸,加上他的健康每况愈下,于是他终于也到了南法养病。

地中海岸边的灿烂阳光,多少改变了莫迪利安尼画作的韵律和氛围。他在这段时间
的作品,是我心目中的莫氏佳作。首先,没有了巴黎的职业模特儿,他就请当地的
普通人入画,如商店店员。展品中有一幅女子坐像,题为Young Woman of the
People(《年轻女子》),就充满了南方的阳光气息:背景是地中海岸的金黄色
墙壁,简朴的白色床单,画中人双手的皮肤也带着一抹金黄,呼应墙上的颜色。虽
然穿着劳动人民的黑色衣服,看这女子脸上的纯朴神情,折射出当地人生活方式之
简单健康。

毕加索曾经评论莫迪利安尼:“巴黎只有一个男人懂得穿衣之道,他就是莫迪利安
尼”。毕加索所言不虚,有一幅莫迪利安尼的黑白相片,加上毕加索的解释,给我
留下深刻印象:深色灯芯绒长裤、黄色衬衣、衣领下系一条红色方巾。如此深谙衣
着艺术的画家,难怪他把《年轻女子》脖子上的小小黑领巾画得那么优美!这幅
1918年的油画,是洛杉矶郡博物馆的永久藏品。而洛杉矶的阳光,和蔚蓝海岸的阳
光一样灿烂,如果不比它更灿烂的话。

在蔚蓝海岸作画,莫迪利安尼最常用的非职业模特儿,是当地农家的小孩子,他们
只需一两个法郎,就安坐着直到画家完成作品。这个伦敦展览上,至少有三幅展
品,以农家小男孩为描画对象:一幅来自美国印第安那不勒斯美术馆,一幅来自泰
特自己的永久收藏系列,还有一幅来自美国达拉斯博物馆。

来自达拉斯的这幅,题为Boy in Short Pants(《短裤男孩》),创作于1918
年。画面上的男孩子,头发金黄、面色红润,他身穿橙啡色束腰外衣、深灰色短
裤,双手交叉,他背后的墙壁呈橙红色,他坐的椅子是浅酒红色,一切都那么明亮
温暖!虽然莫迪利安尼受非洲艺术线条简洁的影响,把他画笔下的人物,不论男女
老少,一律画成轻斜杏眼、小嘴撅起、加长脸型、拉长脖子,但是这个法国南部小
小少年,在童真与懂事之间,却掩不住满脸的单纯和骄傲,整个画面阳光似扑面而
来。

稍看过莫迪利安尼作品的博物馆观众、或美术爱好者,都略知他的悲剧人生。法国
南部这个短暂但重要的创作时期,是这个展览给我的最大惊喜!平衡这份莫氏悲情
的重任,竟然由这个南法少年为代表的
南方阳光作品承担了。阳光气息满泻的
《短裤男孩》,把达拉斯博物馆摆上了我的美术地图。

近一个世纪以后,作为博物馆观众,我每看见莫迪利安尼的作品,无论如何都挥不
去这个三重悲剧的结局。因了<去南方>这个展区,看完展览的我,心中减轻了和莫
迪利安尼相关的沉重感:至少,他有过一段法国南部阳光灿烂的日子!

这份阳光,在的晚期作品中留存下来。在一个拍卖价飙升、赝品(据说莫氏名下的
就有一千多件)充斥市场的时代(有学者认为:有的赝品甚至进入收藏家手中),
在一个冷雨绵绵的伦敦冬夜,这份南方的阳光气息,多少安慰了一个为看他的画展
飞越万水千山而来的观众/画迷
,伦敦的“凄风苦雨”,也多少显得不那么凄苦了

这个莫迪利安尼展览启示了我:真正的艺术品,不仅是创作出来的,也是感受出来
的。




欢迎你参与:
评论这个展览Modigliani莫迪利安尼)
评论这篇展览介绍莫迪利安尼:现代悲情永恒阳光》:


如果你前往:
展览:Modigliani 莫迪利安尼
日期:201
71123日 ~ 2018年4月2日

博物馆:
Tate Modern,London
地址:
Bankside
London SE1 9TG
United Kingdom

电话:44-20-7887-8888
网址:
http://www.tate.org.uk/visit/tate-modern/admission-opening-times
                                    

Credit of images in the Slideshow above:
#1-
Boy in Short Pants, c.1918. Oil paint on canvas.
Dallas Museum of Art, gift of the Leland Fikes Foundation, Inc. 1977

#2-
Jeanne Hébuterne, 1919. Medium Oil paint on canvas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3-
Woman's Head (With Chignon), 1911-12. Sandstone
Merzbacher Kunststiftung

#4-
Portrait of a Young Woman, 1918. Oil paint on canvas
Yale University Art Gallery

#5-
Modigliani in his studio, photograph by Paul Guillaume, c.1915.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e l’Orangerie) I Archives Alain Bouret, image Dominique Couto

#6-
Cagnes Landscape,1919. Oil paint on canvas
Private Collection

#7-
Nude, 1917.Oil paint on canvas
Private Collection


Images on the homepage:

(for <What's on at Museums - "Fun"享博物馆>)
same as #2 above;

(for <What's New最新旅情>)
same as #7 above.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
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