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
valentino

hautelifestyle.com

   Charles I: King & Collector           

      
     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
            
     &
 
     Charles II: Art & Power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


                       文: 黄晓
 images:  courtesy of the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
   
      courtesy of the Royal Collection, London
             
(for full credit of all images, see bottom of this page)




























              John Michael Wright, Charles II, c.1676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虽然英国王室是当今世界上知名度和受欢迎程度最高的王室(电视史上收视率最
高的实况转播——从二十到二十一世纪的三代皇家婚礼——就是明证),但它却不是
在位持续时间最长的(丹麦人认为他们的王室是持续在位时间最长的)。何解?
因为在十七世纪,英国王室曾被推翻,英国由Oliver Cromwell(克伦威尔,
1599-1658)和议会统治,为期大概11年(1649-60)。

2018年冬春两季,这段英国唯一非王室统治历史,在伦敦通过两个艺术展览再
现:按历史事件顺序,第一个展览题为Charles I: King and Collector
(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在Royal Academy (皇家美术学会)举行;第
二个展题为 Charles II: Art & Power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由
Royal Collection (皇家珍藏馆)主办,在白金汉宫的 Queen's Gallery
(女王艺术馆)举行。


           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


查尔斯一世(1600-49,在位1625-49)很不会做国王,他动不动就令议会休
会、随心所欲解散议会,好不容易和议会达成的约定或协议,大多是权宜之计,
毫无诚意执行。他这一副独裁者的架势和手段,终于将英国拖入内战:1642年议
会派和保皇党开始兵戎相见,第一次内战开始。经过数年对打和两次内战,查尔
斯最后败于议会派军队。他的“天赋王权”观念和对法庭的蔑视,令自己丧失在公
开审判中争取人民同情的最后机会,加速毙命的到来:1649年1月30号早晨,查
尔斯一世在他的Whitehall王宫的宴会厅(banqueting hall,即如今的
Banqueting House)外面,被处以砍头。

如果没有这两个展览令人回顾这段历史,首先,我不会知道英国在十七世纪已有
议会选举、更不知道当年议会权力已经大到可以立法并约束国王;其次,我不会
知道这个在王座上几乎事事做错的独裁国王,却是英国王室历史上,第一个对艺
术收藏感兴趣的君主。他受出身为丹麦公主的母亲(安妮王后)的影响和启发,
继母亲之后,开英国艺术收藏风气之先。

从Piccadilly闹市大街走进皇家美术学会的宽大庭院,迎面墙上最高点上,挂
着放大数倍的展览招贴画,原作是《查尔斯一世:三重画像》,放大后视觉效果
震撼。瓦蓝瓦蓝的伦敦天空下,阳光照射在皇家美术学会的古老建筑外墙上,查
尔斯一世从招贴画上,看着二十一世纪真正实行君主立宪制下的英国首都、庭院
内悠闲享受冬日阳光的人、以及匆匆入场看他的艺术收藏品展览的观众。不知他
有何感想?想必感慨万千?

1649年查尔斯一世被斩首后,他的个人财产(包括艺术收藏品)被收缴,并被拍
卖。就连王室珠宝中的贵金属,都被融掉作为真金白银拿去支付海军经费了。他
的Whitehall王宫和其它皇家宫殿内的家具、挂毯、装饰品和艺术品,全部卖掉
以回笼现金,供因连年内战而财政紧缺的议会派政府使用。这其中,家具、挂毯
和装饰品比艺术品价值高得多,毕竟那时英国收藏绘画和雕塑的市场非常幼小,
不象欧洲大陆国家艺术收藏风气那般浓厚。

因了收藏背景的差异,注定查尔斯一世的艺术收藏拍卖中,大多数精品落入当时
欧陆最强大的两个王室:法国和西班牙。例如,创作于1636年的油画Charles
I in the Hunting Field(《查尔斯一世在狩猎原野上》),就是
Anthony van Dyck (凡戴克,1599–1641)的人像画杰作,现为巴黎罗浮宫
的永久藏品。

不过,有一小批艺术杰作幸运地留在了英国,例如The Triumph of Caesar
(《恺撒的庆功》)系列:Andrea Mantegna (曼提尼阿,1430–1506)这个
共9幅巨型油画组成的系列,议会派知道它的用途是作为编织艺术挂毯的蓝本/样
板,就没有把这9幅油画系列拍卖(由此旁证了当年挂毯比油画艺术价值更高、更
受推崇)。虽然我常看皇家珍藏馆的展览,却直到这个查尔斯一世展览,才第一
次听到和见到这个气派宏大、色彩明丽的凯旋庆祝油画系列。

这批《恺撒的庆功》油画,出自Gonzagas of Mantua(曼图阿公爵)的艺术
收藏系列。曼图阿在当今意大利北部的Lombardy地区的东南部,从1627-30年
间,这个统治曼图阿地区的Gonzagas家族,因为现金紧缺,要出售他们家族共
2000件作品的艺术收藏系列。对于热爱艺术收藏到查尔斯一世,简直是天赐良
机,他买了其中不少杰作——虽然如今部分花落法国的罗浮宫和西班牙的Prado博
物馆。而《恺撒的庆功》油画系列,是这个曼图阿公爵收藏系列皇冠上的明珠。

但是,即使有《恺撒的庆功》这样的杰作占据皇家美术学会主要展厅,这个展览
的灵魂和核心,依然是查尔斯一世及其王后及孩子们的4幅肖像/人像画,它们全
部出自荷兰画派油画大师凡戴克的手笔。除了上述被放大后用作展览招贴画的
Charles I in Three Positions(《查尔斯一世:三重画像》),还有
Henrietta Maria with Sir Jeffrey Hudson(《安丽雅塔•玛丽娅王后
和哈德逊勋爵》)。这幅安丽雅塔•玛丽娅王后的优美大气的画像,于1952年进
入华盛顿的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美国国家画廊
NGA),这次是借给皇家美术学会做展品。有趣的是,美国国家画廊,由曾经的
美国首富梅隆家族创立;而这个<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展览,则由BNY
Mellon(梅隆银行)赞助。

安丽雅塔•玛丽娅并非查尔斯一世最初属意的王后人选。1623年,查尔斯前往当
时的欧洲富国西班牙,想向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的妹妹提亲,但未果。菲利普
四世很有风度,虽然没把妹妹嫁给查尔斯,却大方地送给他一批十六世纪意大利
画家的油画,包括两幅提香佳作(现分别为罗浮宫和马德里Prado的永久藏
品)。当时的西班牙王室艺术藏品堪称世界顶级,已经令23岁的查尔斯大开眼
界,加上这些慷慨美术礼物,更激发查尔斯对收藏的兴趣。

从大约140件查尔斯一世藏品的展览看,他虽然不会做国王,但很会做两件事:
一是收藏——他的艺术收藏系列公认是当时欧洲最优秀的;二是打造形象,这得力
于一位热爱艺术、品味高贵的王后和一位造诣高超的荷兰画派人像大师画家。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


查尔斯二世(1630-85)是查尔斯一世的二儿子,因长子亨利年幼去世,查尔斯
从少年时代起,就被作为王位第一继承人培养。内战令他很早熟,也让他竖立审
时度势、看风使舵、八面玲珑的做人处世态度。在流亡和征战14年后,他看准英
国人在克伦威尔死后,厌倦克氏推行的清教徒生活方式的时机,在议会内寻求支
持者,在民间联合保王派,终于在1660年5月29日——他的30岁生日,从他母亲安
丽雅塔•玛丽娅王后的祖国、也是他的主要流亡地法国,回到一个热烈欢迎他的伦
敦,恢复斯图阿特王朝,正式成为查尔斯二世。

儿子复位之后,晋升王太后的安丽雅塔•玛丽娅劝导儿子,把父亲查尔斯一世生前
的艺术收藏系列尽量复原。为此,议会立法要求凡是趁克伦威尔时代王室艺术品
和一切用品遭贱卖之机“入货”的,通通交回。很多物品和艺术品,都通过这种方
式回到了查尔斯二世手中,后来进入皇家珍藏馆。但外国买走的东西,王室力有
不逮,追不回来了。

出身于王室的查尔斯二世深知:王室的权力需要仪式感去表现,所以他宣示王权
的方式,除了实际操作,还得借助形式美感和传统礼仪。但刚恢复的斯图阿特王
朝一无所有,他的父王用过的全套王冠珠宝,包括十一世纪制造的王冠,都被克
伦威尔和议会派政府溶掉以获取贵金属、珠宝和艺术品散落欧洲各地,其它财物
也灰飞烟灭了。所以,他为自己的加冕典礼制作了整套全新的加冕珠宝。

第二个展览题为,Charles II: Art & Power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
一进入Queen's Gallery (女王艺术馆)展览的前言部分,迎面就以图片和文
字形式,图文并茂介绍为查尔斯二世登基重新制作的王冠、权杖、宝球、宝剑等
等象征王权的珠宝首饰。如果看了图片你觉得眼熟,那就对了——这些1661制作的
加冕珠宝,是自查尔斯二世以来,历代英国君主加冕典礼上都用过的实物,如今
都可以在伦敦塔内的珠宝馆展出。这个展览的主题展品,就是查尔斯二世穿戴全
套王冠珠宝和加冕服饰、坐在王座上的全身油画像,由John Michael Wright
(约翰•莱特)创作于1676年。这幅旨在宣扬王权的巨幅油画,现场观感是十足
的王气浩荡。

其中一个展厅,玻璃柜内展出当年为庆祝查尔斯二世的继位,以及加冕大典中用
过的餐具碗碟、餐台家具、高级王室成员戴过的头冠、珠宝和钟表,总之一切为
展现王权和王室奢华的生活装饰品、日用品,都有代表作出现。查尔斯热爱生活
享受,有“快活君主”的别称。今天我们庆祝圣诞节的热烈欢快传统风气,就有这
位以注重享受著称的国王的贡献。

查尔斯二世非常重视科学研究,对皇家天文台和航海探险的大力支持,也被一幅
题为Prospectus Intra Cameram Stellatam(《瞭望星际》)的刻蚀画,
描绘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的八角观象厅,墙上挂着支持创办皇家天文台的查尔斯
二世画像,旁边对称地挂着他的弟弟约克公爵
(后来的詹姆斯二世)同样尺寸的画
像。这幅根据Robert Thacker原作再创作的刻蚀画尺寸虽小(25.4 x 35.1
cm),意义却不少:英国是个小小的岛国,却曾经统治地球上四分之一的领土,
直到二十世纪中叶,还有“英国国旗无日落”之说。在飞机发明之前,航海是英国
的生命线。

英国作为油画肖像/人像大国的传统,或许就是从查尔斯一世开始的?和皇家美术
学会的展览<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相似,<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展览
的最精彩处,也是它的人像画部分。除了查尔斯二世的巨幅坐像,还有一批出入
查尔斯二世宫廷的贵族女子的画像特别出众,例如一位名叫Barbara Villiers
的女子,拥有Duchess of Cleveland(克里夫兰公爵夫人)的头衔。她的这
幅肖像作者是另一位荷兰画家Peter Lely(雷利,1618-80),他赞扬这位大
美人是“艺术本身并不能完全表现她的美”。雷利不仅表现她的美貌,也通过戏剧
化来展示她的服饰之华美。

和凡戴克被查尔斯一世封为勋爵相似,雷利也被查尔斯二世封为勋爵,以表彰他
在人像画领域的贡献。

在查尔斯二世展览上,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中国人的全身画像(212.2 x 147.6
cm),是个意外惊喜。他名叫Michael Alphonsus Shen Fu-Tsung(展品
说明牌上把他的英文译音转为汉语拼音Shen, Fuzong)。画面上的沈(?)先
生非常年轻,他左手握一个耶稣蒙难十字架,他的头向右上方微仰,自然光从窗
外撒在他的脸上,暗示受上帝的启发。沈(?)先生来自南京,他的父母坂依了
基督教。生于1658年,他于1681年12月跟随一位荷兰天主教耶稣会会士离开澳
门赴欧洲,旅途辗转历时近3年,才于1684年抵达巴黎。他们在凡尔赛宫晋见路
易十四,次年前往罗马收到教皇接见,之后再返回巴黎。

沈(?)先生于1687年抵达英国,此时查尔斯二世已去世,他的弟弟登基成为詹
姆斯二世(1633-1701,在位1685-88)。他到达英国不久,詹姆斯二世就请乃
勒为沈(?)先生画像。1687年夏天,沈(?)先生在牛津大学Bodleian图书
馆协助整理中文书籍和翻译中文手稿。这幅画像完成后,詹姆斯把它挂在他在温
莎古堡国王卧室外面的起坐间墙上。

油画家 Godfrey Kneller(乃勒,1646-1723)出生于Lübeck(属当今的德
国),曾经在阿姆斯特丹跟随伦勃朗学艺。他于1674或75年移民英国,继雷利之
后,成为查尔斯二世的首席宫廷人像画家,先后为7位英国君主画过画像:查尔斯
二世、詹姆斯二世、威廉三世、玛丽二世、安妮女王、乔治一世和乔治二世,如
此客户名单、如此彪炳履历表,真可谓独步肖像画历史!

乃勒不仅是第一位(1715年)获封成为贵族(Baronet从男爵)的艺术家,他也
是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英国最时髦的巴罗克风格人像画家。可能因为画中人
的特殊宗教身份(东方人坂依基督教)和异域背景,乃勒非常喜欢这幅画。皇家
珍藏馆认为,这幅画既可归类入人像画,也可归类入宗教画。

1688年沈(?)先生离开英国前往葡萄牙,在那里他加入耶稣会,成为一名见习
修道士。1691年,在离开澳门10年后,他在回国路途上,在莫桑比克附近去世,
年仅33岁。

当红画家乃勒活到77岁,是唯一一位死后在西敏寺大教堂以塑像形式受到纪念的
画家。第四世Orford伯爵兼作家、收藏家、写信大师和享受大师Horace
Walpole(华尔普,1717-97)认为,在乃勒一生创作中,“乃勒本人最爱的作
品,是挂在温莎古堡的那幅中国基督教徒的画像。”


欢迎你参与:
评论这两个展览:
Charles I: King and Collector (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和 Charles
II: Art & Power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
评论这篇介绍:
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 and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


如果你前往:
展览:
Charles I: King and Collector (查尔斯一世:国王和收藏家)
日期:
2018 年 1 月 27 日 - 4 月 15 日
博物馆:
Royal Academy of Arts
地址:
Piccadilly site
Burlington House, Piccadilly
London W1J 0BD
时间:
Saturday through Thursday: 10am - 6pm;
Friday: 10am - 10pm
请上网查询变化或临时闭馆 updates and/or changes.
网站:
www.royalacademy.org.uk/plan-your-visit
电话:
44-20-7300-8000

附近的公共交通:
地铁站: Piccadilly Circus (Piccadilly and Bakerloo lines);
地铁站: Green Park (Jubilee, Piccadilly and Victoria lines).


展览:
Charles II: Art & Power (查尔斯二世:艺术和王权)
日期:
2017 年 12 月 8 日 - 2018 年 5 月 13 日。
地点:
The Queen's Gallery, Buckingham Palace
英国伦敦白金汉宫女王艺术馆
售票处:
Buckingham Palace Road。
时间:
每天 10:00 - 17:30 (最后入场:16:15)。
2018白金汉宫夏季开放期间(2018-7-21 ~ 9-30),女王艺术馆每天从9:30am开门
请上网查询变化或临时闭馆 updates and/or changes
网站:
www.royalcollection.org.uk/visit/the-queens-gallery-buckingham-
palace
电话:
44-20-7839-1377。

附近的公共交通:
地铁站:Green Park


Credit of images in the Slideshow above and on the homepage:
图片和版权说明:

photo #1 ~ #5: courtesy of the Royal Academy, London.
Exhibition organised in partnership with Royal Collection Trust. (see below for details)

photo #6 ~ #10
courtesy of the Royal Collection, London
Credit: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c)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7  

#1-
Anthony van Dyck,
Charles I in Three Positions, 1635–36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2-
Anthony van Dyck,
Henrietta Maria with Sir Jeffrey Hudson, 1633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Photo © 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3-
Roman, Aphrodite (‘The Crouching Venus’),
second century AD.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4-
Anthony van Dyck (1599–1641), Charles I in the Hunting Field,
c. 1636
Musée du Louvre, Paris,
Photo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Christian Jean

#5-
Andrea Mantegna,
The Triumph of Caesar: The Vase Bearers
, c. 1485–1506.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6-
Silver side table,
English, c.1670. 纯银宴会辅助餐台。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7-
John Michael Wright,
Charles II
, c.1676. 查尔斯二世。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8-
Henry Greenway,
Alms dish
, c.1660-61. 宴会碟子。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9-
Sir Peter Lely,
Barbara Villiers, Duchess of Cleveland.
c.1665.  克里夫兰公爵夫人。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10-
Johann Hass,
The Exeter Salt
, c.1630. 餐桌上的撒盐瓶。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8


Image credit for the home page related to this article:

for the for the department of "What's on at Museums ‘Fun享’博物馆": same as #7 listed above;
for the for the department of "Design & Style设计与风格“: same as #6 listed above;
for the department of "The Best-dressd最佳衣着“: same as #9 listed above;
for the department of "What's New最新旅程": same as #10 listed ab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