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utelifestyle.com

                       闻玫瑰花香


                          黄晓



友人钟(晓毅)所长访美,自费参加美国东岸旅行团,行前已做足功课,对纽约大都会博
物馆所藏精品了如指掌,连梵高市价高达一亿美金的《紫罗兰》就在大都会,都研究得一
清二楚。

但旅行团在纽约的行程居然没有安排看大都会博物馆!经钟所长强烈要求努力争取,导游
终于给她们一小时参观大都会。钟所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过人本领大派用场了:一小时
之内,她在大都会东奔西走,终于看到了她最想看的梵高的《紫罗兰》,还有她最爱的莫
奈的《林中小路》和《荷花》,且不说之前她花了时间去找唐伯虎的“虎”字。就这样高效
高速在大都会左冲右突,钟所长告诉我,她热得一边奔走一边脱衣服。我想,这就是对艺
术的“热”诚吧。

朋友老杨(苗燕),听了钟所长“只争朝夕”的经历,大有同感。她说,在大都会博物馆,
不要说逗留一小时,1997年她曾在里面呆了一天,感觉也是不停地一路小跑。大都会真大
呵,想看的精品珍品实在太多太多!据 Conde Nast Traveler 杂志的统计资料:大都
会博物馆是西半球最大的博物馆。

听到这两位朋友的大都会“奔跑”故事,我万分惭愧。我基本上每年至少去一次纽约,每次
都直奔主题--大都会博物馆。但是,和两位身手敏捷脑袋更敏捷的朋友相反,我一进入
大都会,就把“效率”二字扔到不远处的哈得逊河。事实上,我每次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之
旅,从订机票的那一刻起,“效率”就不曾一闪念过。

我每次去大都会博物馆,都是为看专题展览而去。我花很长时间集中看我为它千里迢迢飞
来的“这一个”展览,然后,我会随兴之所至去馆内的餐厅吃饭,到礼品店/书店看书买书买
礼物或纪念品--我特别喜欢大都会博物馆书店/礼品店的购物袋。最后,在我离开博物馆
之前,我会回到专题展览,再浏览一次,把最喜欢的部分一看再看,依依不舍象十八相送
似的,才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大都会。

这样轻易就在大都会博物馆蒲了一天,但我从未奔跑过。在这慢悠悠的一天里,如果我偶
然看到了马蒂斯、莫奈、梵高、毕加索、马奈什么的,我会很开心,觉得这种偶遇是天赐
的缘分。最难忘的一次,是我看完第一轮专题展览后,去咖啡馆休息,才发现咖啡馆就在
欧洲雕塑厅!在那里我就坐在罗丹雕塑旁边,那是我心目中最美丽、最价值连城的咖啡
馆,也是最舒服最阳光灿烂的雕塑厅!

我对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但又漫不经心--我从不清楚馆藏的梵
高作品的市价,也不知希腊馆里具体有些什么。这些都是大都会的永久收藏,总有一天,
我会见到它们。不象那些专题展览,多少年难得一见的。去年十月,我买了一本莫奈画
册,偶然发现我最喜欢的一幅莫奈的画《Sainte-Adresse 露台》,就在大都会博物
馆。下次去大都会,就多了一个目标。

但朋友们在博物馆争分夺秒的故事,对我还是挺震动的。和一位美国朋友讲起我的惭愧,
他用一句英文谚语安慰我:“你这是:从容地,闻玫瑰花香(Take time to smell
the roses.) 。”

闻玫瑰花香没错,但在这“时间就是金钱”的世界上,只有象我的朋友们那样个个脚踏风火
轮,才能在谋生场上胜出--这才是真正令我惭愧的。

因为从来就没有免费的玫瑰花,或玫瑰园。


欢迎你的参与:
评论这个展览:
评论这篇购物记:
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