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
valentino

hautelifestyle.com

                  中国:镜花水月
                     (展厅篇)



                         文:黄晓
        
images: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All photos: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lease see bottom for image credit details of the slideshow





























       上图:大都会博物馆时装馆策展人Andrew Bolton 2015年1月
              在北京故宫为这个展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Andrew Bolton, Curator, The Costume Institute
     Photo: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非一般的艺术与时装对话


期待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每年春夏季的年度时装大展,总有一个开心的悬念:将会是什么展
题?2015年的展题公布以后,我还多了一个新的悬念:展题"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翻译成中文是个什么概念?

这前所未有的“第二悬念”,或者说展题之“迷”,直到我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时装馆看展,
才揭开“谜底”。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在曼哈顿第五大道的正门,大堂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
客、艺术朝拜者/欣赏者们,和往常一样熙熙攘攘,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唯一不寻常的预
兆,是大都会为今年的时装展览特制了一张《展馆地图》,这是我多年来在欧美大大小小博
物馆看时装展,从未遇到过/需要过的。这精美地图还有一个漂亮的封面:一袭Roberto
Cavalli的2005秋冬季晚装。这蓝白色长裙照片,同时也用作展览的招贴画和宣传街招,
沿着曼哈顿上东城的第五大道街区,到处可见它挂在高高的路灯杆上。

《展馆地图》的封底,列出共16个展馆/展厅:206-218,是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馆;
132,是埃及馆;980-981,是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属于大都会博物馆
时装馆(Costume Institute)的一部分。

光从展馆/展厅数目看,就可知这个展览不仅是大都会时装馆历史上展览面积最大的,也是
整个大都会博物馆历史上展览面积最大的展览之一。何解?因为2015年是大都会博物馆亚
洲艺术馆成立100周年,于是,拥有世界顶级时装收藏品和策展/研究人才的时装馆,和同
样拥有世界顶级亚洲艺术品收藏和策展/学术研究实力的亚洲艺术馆,联手策展一个以中国
为主题的展览,成了题中应有之义。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时装展,散布于亚洲艺术馆的多
个展馆/展厅。

专注表面肤浅效果的、张扬的、多少有点虚荣的时装,终于进入艺术的领地,试图和养在艺
术/学术深闺的、安静的、观众远不及时装多的亚洲艺术品,进行一场认真的对话。


              《末代皇帝》:从皇帝到公民


虽然精美《展览地图》在手,但要按图索骥也不容易。从何处开始,真是一个问题。以我多
年参观大都会时装馆的经验,直奔时装馆最原始的“根据地”——2014年重新装修扩建并重新
命名的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虽然它在分布3层楼的所有展馆/展厅中,属
于最低(地面)那一层。走到通向那一层的楼梯顶端,赫然望见楼梯拐弯处的平台上,投映
在朱红色的反光墙面上,交替出现的“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和
“中国:镜花水月”的纯文字影像!啊,“镜花水月”,多么地道的中文成语、多么古典的中
文语感!我被这个翻译的百分百中国式迷住了,不为它和展题的关联(事实上,它和英文展
题风马牛不相及),而为它的原汁原味的中国色彩。我的“第二悬念”,终于得到答案,至
少在表面上。

走下楼梯到达底层的The LIZZIE and JONATHAN TISCH Gallery——时装馆的主展
厅,这里展示 “帝国时代”,景象真不得了:到处流金溢彩、金光转动!最令我意想不到的
是,这里展出乾隆、雍正、同治、道光等多位清朝皇帝的龙袍,还有少年皇帝的龙袍(全都
是大都会博物馆时装馆的永久藏品),作为背景,以玻璃墙和观众隔离;但作为前景的、和
观众毫无隔离的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当代时装作品,大都以“龙袍”——至少是龙袍最
经典颜色如蛋黄色、朱红色等——为灵感,最突出的是美国设计师Tom Ford担任法国时装
名牌Yves Saint Laurent首席设计师时期(二十一世纪初)的作品。

从前不知道大都会收藏如此多的清朝(1644-1911)皇帝/皇后礼服,从最正式的官方场合
服装,到半正式的节日服装,分析展示得清清楚楚。墙上布满黑色塑料镜面,不仅反射出宫
廷金丝银线绣出的龙袍帝后服饰的光泽,奇妙的灯光也令当代西方设计师使用的钉珠绣片熠
熠生辉。东西方服饰如此并肩而立,令人不禁比较、遐想:你看,皇帝皇后的服饰,件件宽
大无比,凸显帝位的威权,所谓“一国之君”、“真龙天子”、“君临天下”、“母仪天下”的威
仪;反观当代西方设计师的作品,和帝后服饰的宽松相反,大多紧贴身体,不仅华丽,而且
女子晚装全部长裙拖地、线条性感。两相对照,除了时间上差了两个世纪,其代表的也是两
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虽然有东方的、代表至高无上的、集体主义的天子威权影响,但一到了
西方设计师的手中,一切的华丽都变得非常个人化。东方的集体主义(君主一人的意志就是
全民的意志),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变成了地道的个人主义,彰显个人意志。东西方
时装的对话,被西方时装设计师简化为颜色(蛋黄、朱红等)以及符号(最常见是把一条龙
的形象绣在长裙上)。

虽然有众多皇帝龙袍、皇后礼服和西方时装设计师受其启发设计的紧身性感当代晚装,这个
展厅最抢眼、最多观众的,不是时装展品本身,而是两堵超大荧墙——上面不停播出1987年
好莱坞大片《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的片段(包括童年溥仪全身龙袍在故宫
的面部特写镜头),由这个展览的特邀创意总监、香港电影人王家卫(Wong Kar Wai)
挑选剪辑。《末代皇帝》由Bernardo Bertolucci执导,在1988年春天的奥斯卡颁奖典
礼上,荣获9项大奖,包括最佳编剧、戏服、音乐、美指/布景、剪辑、音响、摄影,当然
还有最重头的最佳导演和最佳故事片奖。

站在大都会时装馆这个中心展厅的两堵巨大电影荧墙之间,听着优美的电影配乐,我立即回
想起当年共享最佳音乐总谱奖的3位作曲者之一的苏聪(Cong Su)的领奖感言:希望
“more interest in China's art”。他是《末代皇帝》创作者中,唯一获奥斯卡奖
的中国人。不知当年在美留学的苏聪,展览期间有没有来大都会时装馆,重看画面辉煌华丽
的《末代皇帝》片段?重听这段展厅内音量恰到好处的动人音乐?

在我参观《中国:镜花水月》展览当天,共16个展馆/展厅中,我见到《末代皇帝》这个展
区,吸引了最多观众。我认为,展览中随处、大量运用的电影片段,是令这个展览大获成功
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毕竟,博物馆观众并非个个学者,而电影是最广受欢迎的、老少咸宜的
媒介。根据博物馆的统计,大都会参观者中的40%,是外国游客,而电影,是最直观、最容
易的“世界语”。


                      民国和旗袍


大都会时装馆里较小的展厅,叫做The CARL and IRIS BARREL APFEL Gallery,
这里展出旗袍。旗袍的前身,是满洲袍(Manchu robe)女服。满洲袍不论男女服,都是
宽袍大袖,也可能出自游牧民族的生活实际。到了民国(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2-49)),旗袍来到了传统主义和国际主义的十字路口,作为清朝结束后的中国女
服,它保留了满洲袍的高领、密实和开叉,1920年代旗袍开始收窄线条,倾向于美国1920
年代flapper裙的紧身版本;1930年代,中国电影明星和歌星穿的旗袍,向好莱坞戏服靠
拢,变得贴身、性感,开高叉。

“民国”展厅的展品,包括民国时代大明星胡蝶(1908-1989)穿过的旗袍,大多出自1930
年代,设计师是Chu Hongsheng。另外,香港历史博物馆借出多件旗袍,展示线条比较接
近日常生活的大众化宽松旗袍形象。另一个香港印象,是在展厅中心的尽头大屏幕上,播放
香港导演王家卫编导的、由张曼玉和梁朝伟主演的《花样年华》(In the Mood for
Love)片段。这部2000年电影的剧照,都以张曼玉的旗袍装为主打,再加上这次展览由王
家卫做展场设计指导,《花样年华》顺理成章进入民国/旗袍展厅。

明星之外,真正的重要展品之一,是蒋介石夫人宋美龄(1898-2003)穿过的旗袍,由宋
美龄家人借出。

此外,由John Galliano设计的Christian Dior高级定制时装1997秋冬季系列,其中
的多件“旗袍”,占据展厅的显要位置。在这个系列中的西式“旗袍”,长裙变成了超短裙,
虽然保留了旗袍的高领,却在领子以下开一个横跨胸口的三角形大洞,腰际系上一个大蝴
蝶,等等。出自鬼才Galliano手笔的种种西式变异,令旗袍这种带着东方传统烙印的服
装,变得青春焕发,变得时装、时尚、时髦起来!差不多二十年后重见它们,如见老友。因
为,这是我见过的古今中外旗袍中,最俏丽最好玩的一批旗袍。


              文革服饰:中山装和红卫兵装


从大都会时装馆的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乘电梯到首层埃及馆的过道,迎
面就是我们熟悉的红色中国形象:高高的墙面上,悬挂着大屏幕,上面播出文革期间的电影
片段,如摄制于1970年的、八个样板戏之一的《红色娘子军》,等等。你不得不佩服,策
展人Andrew Bolton的研究做得相当到家!

右边展台上,中国人称的中山装(Zhongshan suit)、也就是西方人称的毛装(Mao
suit),成了《红色娘子军》荧幕下最显眼的展品,其中包括1980年代初期中国出品的深
蓝色和灰黄色中山装各一套,是文革时期男装的真实写照;与此呼应的是女装卡其布“中山
装”,却出自英国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的2012春夏系列——非常立体剪裁的女式
“中山装”长袖外套下,是很短的短西裤,显然是女装“中山装”搞笑版!Westwood被香港
人戏称为“英伦时装西太后”,而立体剪裁,是“西太后”的拿手好戏。

左边展台的上方,是和右边对称的大荧幕,上面不停播放几部电影的片段,包括姜文1994
年的故事片《阳光灿烂的日子》。更令人惊奇的是,其中也包括了意大利纪录片大师
Michelangelo Antonioni(安东尼奥尼)1975年的作品《中国》。而这部当年在中国
被狠批的作品,竟然也被王家卫辑录播出了。如果不是王家卫的提醒,观众中有多少人会在
这个场合,记起这部纪录片?

大荧幕下,有一套文革时期(1966-1976)的红卫兵装,其地道完整,甚至包括了戴在手
臂上的红卫兵袖章、带徽章的军帽和绿军鞋!这套展品由澳大利亚悉尼的应用艺术和科学博
物馆借出。不遑多让,又有一套鬼才John Galliano为Dior高级定制1999年春夏系列设
计的西式红卫兵套装长裙,向真正的中国红卫兵装“叫板”:其颜色,正是文革时期的军绿
色,上衣还保留了旗袍领的影子,长裙则是同色真丝半百褶裙。既是法国高定时装,又充满
一个特定时代的中国符号。这袭高定套裙由Christian Dior高级定制时装借出。文革“闯
将”红卫兵装和Dior贵妇红卫兵装,两相对照,堪称这个展览的神来之笔!策展人
Andrew Bolton功底深厚!


          ANNA MAY WONG:华裔美国人的早期代表


2010年,大都会时装馆的年度大型时装展览题为“American Women:Fashioning A
National Identity”(美国妇女:一个国家的时装认同)。美国是移民国家,在这个关
于美国女子时装史的展览上,我第一次看到ANNA MAY WONG的名字,看到她穿过的旗袍戏
服和演过的电影片段。她是好莱坞展厅中唯一的华裔演员。2014年秋,New-York
Historical Society(纽约历史学会)举办展览,题为Chinese American:
Exclusion/Inclusion(华裔美国人:排拒和融合)。展览目录的封面,也是ANNA
MAY WONG——她摄于1924的身份证照片。虽然她的同时代华裔美国妇女中,不乏飞行员之
类当时非常新潮、前卫、成功的事业女子,但在美国这个好莱坞的国度,电影明星最有号召
力,其照片用作展览目录封面不足为奇。

2015年5月的《华尔街日报》杂志(月刊),可能为了配合大都会时装馆的年度大展《中
国:镜花水月》,它的最后一个栏目“静物:我喜爱的物件”,邀请王家卫登场。刊出的照
片,经王家卫高度编辑过的桌面上,基本上成了王家卫职业履历表的“最亮点”陈列台,除
了一帧王太太的照片为它注入一点温馨,这个陈列台堪称王家卫的“事业威水史”微型展
览。而这个“微展”的最夺目的“展品”,就是纽约历史学会以ANNA MAY WONG照片为封面
的展览目录。王家卫对《华尔街日报》说:他去看了历史学会的展览,并以这本《华裔美国
人》展览目录作为他设计大都会展览中,ANNA MAY WONG展厅的参考。

尽管已在两个展览中“邂逅”过ANNA MAY WONG(1905-1961),但直到今年的大都会年
度时装展,我才看到她虽然出生在美国洛杉矶,但有一个漂亮的中文名字“黄柳霜”。她是
第一个华裔美国人在好莱坞成名的电影明星,从影几十年。1929年旅居英国那段短暂时
期,还和劳伦斯•奥立弗同登伦敦戏剧舞台,难怪连英国国家人像画廊,也收藏有33幅她的
照片。

对二十世纪的欧美时装设计师来说,没有人比ANNA MAY WONG(黄柳霜)更能代表他们心
目中的“中国”,所以在209展厅(The ASTOR Forecourt),集中展出和黄柳霜有关的
时装作品,如美国好莱坞戏服设计师Travis Banton (1894–1958)的黑色金龙晚装,
由黄柳霜于1956年捐给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2009年布鲁克林博物馆的时装系列和大都会
时装馆合并,这件黄柳霜穿过的好莱坞晚装,从此进入大都会的时装永久收藏系列。她穿这
件晚装出演1934年的电影“Limehouse Blues”,其剧照既出现在2010年的《美国妇
女》展览中,也再次出现在今年的《中国:镜花水月》中。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前者出现在
好莱坞展厅,今年她有了自己的ANNA MAY WONG展厅。

虽然ANNA MAY WONG(黄柳霜)早于1961年去世,但她的影响和盛名还在,至少“还在”
欧美时装界。于是,我们看到展品中不仅有John Galliano的桃红色真丝晚装长裙,出自
他为Dior高级定制时装设计的1997秋冬系列;还有另一位英国设计师Paul Smith的黑色
丝缎绣花外套型长裙,出自他的2011秋冬系列。这两袭霓裳,均以ANNA MAY WONG(黄
柳霜)为设计灵感,并以ANNA MAY WONG命名。它们分别置于各自的玻璃柜中展示,头顶
分别都有设计缪斯的玉照。加上荧屏上不断轮放ANNA MAY WONG演过的电影片段,这样的
展览装置,如此声色艺俱全,想不吸引观众也难!


              苏州园林和《镜花水月》


ANNA MAY WONG展厅所在的空间,名叫The ASTOR Forecourt,直译是“ASTOR前庭”
的意思。出了前庭,就进入ASTOR Garden(ASTOR花园)。一踏入熟悉的ASTOR花园,
我心中惊呼:“水”!乍一看,我真的以为平时一片旱地的ASTOR花园,其弯曲回廊下,因
为展览灌了水——“镜花水月”中的水!在这一片黑幽幽的“水面”上,多袭华丽的裙装袅袅婷
婷、象荷花般开放在水光上,加上天花板是一颗半圆发光球体,几可代表天上的月亮。全部
8件裙装中,置于中心的6件是John Galliano为Christian Dior高级定制时装设计,
均出自2003年秋冬季系列,明显看出Galliano对京剧戏服的大胆再想象;旁边的两件出
自Maison Martin Margiela,据展方说明,是体现Margiela对京剧戏服的后现代解
构。

一边看Galliano为Dior设计的浪漫迷人的高定晚装,一边才注意到:裙子下方的“水面”
并没有水,“水光”原来只是黑色镜子的反光!这里要赞王家卫和他的艺术拍档、香港最优
秀的美指/布景设计师张叔平(William Chang)——这个差一点颠覆了ASTOR花园平时形
象的“水面”,应该是他们这次合作的最精彩一笔!最能体现“镜花水月”的意象。

ASTOR花园,是Astor Court(ASTOR庭院)的一部分。整个ASTOR庭院,由二十世纪纽
约最重要的慈善家之一Brooke Astor夫人捐建。Brooke Astor(1902 — 2007)的
父亲是美国海军,所以她跟父母随军到过世界很多地方,童年在中国的经历尤其难忘。虽然
长大后回到美国生活,但对中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她捐资修建的Astor Court(ASTOR庭
院),从中国苏州购买并运来全部材料,同时聘请25名苏州园林建筑师和工人到纽约安
装,同来的还有一位为他们做饭的厨师!终于建成中国境外的第一座苏州园林样板。1981
年ASTOR庭院落成时,花园中回廊外凹陷的地面上,象真实的苏州园林那样灌满了水——水
中放养了26条金鱼,向这26位苏州园林建造者致敬!所以,王家卫和张叔平以黑色塑料“镜
面”把平时的庭院“旱地”还原为“水面”,不仅打造“镜花水月”的意境,或许也顺便向大都
会博物馆的设计前辈致敬?


              穿越:从爱丽丝到《红楼梦》


从来没有一个展厅,为我制造如此多的中西文学考题。但是,ASTOR花园的展览/展品说明
牌,终于为我做了解答。

首先,英文展题"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中,副题"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灵感来自英国小说名作《爱丽丝漫游仙境》。这部经典小说描绘爱丽
丝从现实世界到“魔幻世界”,穿过的就是“the Looking Glass”魔幻镜子,用今天的语
言,"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就是“穿越”。而2015年,是这部“穿越”经典
的150周年纪念。对于西方时装设计师而言,短暂离开西方时装设计的日常轨道,穿越到遥
远的、审美观和西方大相径庭的中国文化,对他们是一种逸出、一种换位、一种创意刺激、
一段审美冒险,非常值得。

其次,这个副题的中文翻译“镜花水月”,表面看和英文原文的“穿越”意思风马牛不相及,
但却自成一体,充满诗意,这都归功于《红楼梦》。虽然ASTOR花园展览说明牌上,提及十
一世纪中国诗人黄庭坚的诗词(大都会收藏不少黄庭坚的书法作品,这个展览的书法展厅中
就有展出),但我却只想起曹雪芹的《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
瑕,......;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众所周知,水中月、镜中花,指
的就是纯洁美好却不能开花结果的宝黛爱情。

一边看ASTOR花园如梦如幻的展品和展厅布置,一边读说明牌,一边还要和旁边的美国观众
交流对爱丽丝和“镜花水月”的理解,所以匆忙中只看到了前面的爱丽丝和黄庭坚,却把后
面提及的曹雪芹看走了眼。幸好《枉凝眉》词曲萦绕心头,林黛玉的蹙眉和贾宝玉的叹息形
象挥之不去。这个时候,才深感懂中文的好处。回家后再细读展览说明,曹雪芹的大名才浮
出“水面”,此时《枉凝眉》已重温数遍。这是后话。
     


欢迎你参与:
评论这个展览: 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评论这篇展览介绍:《中国:镜花水月(展厅篇)



如果你前往:

展览: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日期:2014年5月7日 - 2015年9月7日(Labor Day)
地点: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000 Fifth Avenue at 82nd Street
New York, NY 10028-0198

时间:
星期五 - 星期六: 10am - 9pm;
星期日 - 星期四: 10am - 5:30pm
(1月1日元旦、感恩节、12月25日圣诞节和5月第一个星期一,博物馆闭馆)。

电话:
212-535-7710 212-535-7710
网站:
www.metmuseum.org/visit/hours-and-admission



image credit for the slideshow on top of this page:

1.Gallery View
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 Imperial China
2.Gallery View
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 Imperial China
3. Gallery View
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 Nationalist China
4. Gallery View
Gallery 132,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5.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Astor Forecourt, Anna May Wong
Evening dress, John Galliano (British, born Gibraltar, 1960) for
House of Dior (French, founded 1947), autumn/winter 1998–99
haute couture; Courtesy of Christian Dior Couture
6.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Astor Forecourt, Anna May Wong
Ensemble, Paul Smith (British, born 1946), autumn/winter 2011-
12; Courtesy of Paul Smith
7.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Astor Court, Moon in the Water
8.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Douglas Dillon Galleries, Export Silk
9.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Douglas Dillon Galleries, Export Silk
10.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Douglas Dillon Galleries, Calligraphy
11.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Frances Young Tang Gallery,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12.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Frances Young Tang Gallery,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13.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C.C. Wang Family Gallery, Perfume
14.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Douglas Dillon Galleries, Saint Laurent &
Opium
15.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Douglas Dillon Galleries, Chinoiserie
16.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Douglas Dillon Galleries, Chinoiserie
Dress, 1760s;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ift of Fédération
de la Soirie, 1950 (50.168.2a,b)
17.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Gallery 208, Guo Pei
Evening gown, Guo Pei (Chinese, born 1967), spring/summer 2007
haute couture;
Courtesy of Guo Pei
18. Gallery View
Chinese Galleries,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 Wuxia
Ensemble, Jean Paul Gaultier (French, born 1952), autumn/winter
2001-2;
Courtesy of Jean Paul Gaultier

on the homepage:

Film still from The Last Emperor, 1987
Photo: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HELMSDALE FILM
CORP. / THE KOBAL COLLECTION


Exhibition Curator Andrew Bolton of The Costume Institute
Photo:Courtesy of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BFAnyc.com/Joe
Schildh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