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

hautelifestyle.com

                   Cecil Beaton at Home
                          &
                 Cecil Beaton at Wilton

                   天生我“蒲”必有用


  
                          
     文:黄晓
             
    images: courtesy of Salisbury Museum &
              courtesy of Sotheby’s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for complete credit of images in slideshow, please see bottom of this page)













          
          
二十世纪最“蒲”偶像




                            









  上图左起: Stephen Tennant, William Walton, Georgia Sitwell, Zita Jungman, Rex Whistler & Cecil Beaton
                      at Wilsford (Tennant在Wiltshire郡的乡村度假屋), 1927
             © Cecil Beaton / 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粤语保留了不少古汉语的词语,例如“蒲”字,在我们一帮朋友之间使用率特高特频,以表热爱生
活、分享快乐之意。在我的心目中,Cecil Beaton(比顿
1904-1980),就是二十世纪最
蒲的才子、是我的超级劲蒲偶像!

从参观博物馆的角度看,2014年可以说是我的Cecil Beaton(比顿)年:5月在纽约大都会
博物馆,我看了大都会时装馆的年度盛大展览
———— Charles James:Beyond Fashion
其展览街头招贴画、展览目录封面、展览明信片和盒装问候卡,全部以比顿1948年在纽约拍摄
的一幅著名时装作品为图案。如果纽约是激流,那么伦敦和巴黎就是余波——这部精美大气的展览
目录,这个夏天,在这两个文化重镇的重要“蒲”书店,都占了显要位置。

不久之后,我到英国看两个比顿展览,分别是Cecil Beaton at Home(比顿在家里)和
Cecil Beaton at Wilton (比顿在Wilton庄园)。这两个展览都在英国的Wiltshire
郡,其中“比顿在家里”展览,在Salisbury Museum(索尔斯伯里)博物馆举行;“比顿在
Wilton庄园”展览,在索尔斯伯里郊外的Wilton庄园。

从2004年英国国家人像画廊的比顿诞辰100周年纪念展览算起,10年里我在美国和英国看过
的、以比顿作品为主题/灵感/重要展品的展览,不下10个。为什么要如此追寻比顿的脚步?不
仅因为他拥有3座奥斯卡小金人奖座、还有美国戏剧最高奖托尼奖等设计奖项,也不仅因为他是
文艺复兴式的跨界超级大才子、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和设计师之一,更因为他热爱生活、享
受人生到极致的态度,给我们这些后来者打开一扇窗,看到人生原来可以这样理想化、这样蒲!


                  
Ashcombe:家是青春的舞台













右图:1937年比顿在“马戏团房间”
Cecil Beaton in his first costume of the night
for the Fete Champetre, in his Circus bedroom,
10 July 1937, Ashcombe
© Getty Images/ Time Life






















如果说过去这些年在博物馆里、在书里、在报刊上看到的比顿,大多是是他的职业生涯、艺术成
就和社交记录,代表了二十世纪欧美最高贵、最舒适、最难忘的摄影、戏服、舞和电影美指杰
作,那么Cecil Beaton at Home: Ashcombe & Reddish(比顿在家里)展览,展现的
就是比顿私人生活那一面,也就是最真实的那一面,非常难得。是我这个比顿迷今年的必看之
一。

展题上的“Ashcombe”,是比顿成年后第一间乡村度假屋的名字。1930年,26岁的土生土长伦
敦人比顿,到英格兰Wiltshire郡玩。三个朋友闲谈中,比顿听小城Wilton市长Edith
Olivier(伊迪芙•奥莉花) 说Ashcombe招租。三人立即驱车前往,这原是养马的一群小
屋,状态几近废墟而且水电不通,但田园风光令比顿一见钟情。可惜屋主只租不卖,比顿再三恳
求,终于签订可以装修的长约(年租50英镑)。之后经过建筑施工队的一番整修,比顿从维也纳
和威尼斯旧货店运回一些廉价但优质的家具,房子勉强可以入住,但此时比顿的装修银两已经耗
尽。即使如此,这个周末度假屋只要比顿在家,就派对连连;即使没有派对的日子,也永远高朋
满座。

1932年5月,比顿在这里举办一个画家派对,参与者都是同代年轻人,包括后来在二战中战死沙
场的英俊画家Rex Whistler,舞美和室内设计师Oliver Messel等。派对内容之一是每人为
比顿的卧室画画装饰一片墙板,Whistler还设计了比顿那张著名的床。那么年轻的一群艺术
家,在那么轻松的派对氛围下,在两次大战之间的奢华时代,就让想象力尽情飞舞吧,于是出来
一个和比顿想象的“乐可可”风格非常吻合的卧室:后来以 “马戏团房间”之名载入史册,绚烂奔
放好玩!

虽然展览中的“马戏团房间”是复制品,但博物馆给它一个最重要的位置,也是各路专家和博物馆
观众最津津乐道的内容:比顿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长大后的他,决心和中产阶级那套中规中
矩、按部就班的人生观告别,于是就有了疯狂派对的乡村度假屋Ashcombe,其狂飙突进的艺术
创作和设计想象力,以“马戏团房间”为代表。

但给我最深印象的展品,在进入“马戏团房间”之前的走廊:那里有一个玻璃盒子,陈列比顿的第
一个照相机:这是比顿儿时的保姆送给他的一架柯达相机,出厂于1914年,比顿用了很多年,
是助他出道、令他成名的最重要创作工具。据说,这位保姆是比顿的摄影启蒙、第一位摄影老
师,后来比顿正式操摄影为业——为上流社会的女儿拍摄成人礼的正式照片,这位保姆还是他的摄
影室助理!


                     
相见时难别亦难


1935年在Ashcombe的院子,比顿为自己和两位姐妹Nancy和Baba拍了一幅自拍照片,自然光
被他利用得如诗如画,充满欧美人民向往和热爱的乡村生活浪漫氛围,是我喜爱的比顿名作之
一。今人常常得见这幅优秀作品,是因为Ashcombe后来几经转手,1990年代被美国流行音乐巨
星麦当娜买下,用作她的乡村度假屋。1937年比顿有一幅自拍照,题为《礼拜日早上》:照片
上他斜躺床上,手拿一份《纽约时报》读着,身上层层叠叠铺满打开的《纽约时报》,甚至连地
板上都铺着报纸。2005年,美国时装杂志VOGUE派当代摄影名师Tim Walker到Ashcombe拍
摄“娜姐”的乡村度假屋。娜姐率一双小儿女穿着睡衣,身盖报纸,在床上重演美国VOGUE前辈摄
影大师比顿的自拍形象。

1945年二战结束,不久后Ashcombe两期租约届满,屋主不再续约,比顿对这个装满他青春最美
好记忆的度假屋,难舍难分。1946年初,他自拍一幅题为《永别Ashcombe》的照片:侧面临
窗,他居高临下望向院子,衣着考究但神情沉重;窗外院子里,茂密树丛前,有一尊白色雕塑立
像。这幅沉重但动人的告别照,一不小心证实了当年客人们的回忆:Ashcombe 是一个为蒲、
为审美而存在的度假屋:院子里有那么多古典雕塑,房间里却难得见到衣柜/衣橱;另一方面,
它也记录了比顿对Ashcombe的不舍——
——相见时难别亦难!

比顿如此热爱Ashcombe,他后来写了一本小书,题为《Ashcombe:15年租约的故事》,记载
他心中这段不食人间烟火的青春年华:“客人们知道,来这里就把现实抛诸脑后,完全进入梦幻
世界。”他的朋友们常客们,专长于化妆舞会和主题舞会,属于“极少有机会见到他们穿日常衣
服”那种蒲人类!Ashcombe正是他们最合适的蒲点:原野漫步、打牌下棋、滑稽歌剧、诵诗绘
画、月夜野餐、滑稽芭蕾、化装舞会/主题晚会,等等。

每个周末,客人在星期六午饭前到达,星期一早上离开。那么多客人来到,总有点人间烟火吧,
而且吃喝和玩乐从来就是不可分割的蒲内容。在展览的墙上说明中,读到比顿日记的摘抄:“星
期五,我从伦敦的Fortnum's买了食物才出发。我的小小福特汽车,几乎要被龙虾、火腿、浓
汤等熟食和各式甜品水果压垮,......。”虽然比顿雇了一对夫妇管理房子,另有园丁打理花
园,还有一位和房子同来的厨娘。但恐怕她厨艺不佳,比顿只信任伦敦名店Fortnum &
Mason。看到这里我不禁莞尔:没想到比顿在这方面也是我的前辈
————远离厨房的人照样可以
在家请客!虽然咱只是庸常之辈,但人同此心,心同此蒲!


                  
Reddish:家是创作灵感


展览的第二部分,就是展题中的“Reddish”。比顿热爱Wiltshire郡,即使失去“初恋”般的
Ashcombe,他也不愿离开这片地方。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1947年,伊迪芙•
奥莉花再次为他找到房子:就在Wltshire郡的Broad Chalke村,比顿买了他的第二所乡村度
假屋Reddish。

和Ashcombe建材相似,Reddish也是红砖外墙,但建筑风格是Queen Anne式,最大的不同在
于室内设计。比顿在二战期间的沧桑经历,让他真正成熟了:比起 “初恋” Ashcombe,“第二
春”Reddish少了巴罗克和乐可可戏剧性,多了爱德华时代的奢华感——从年轻时狂飙突进的波希
米亚风情,变成人到中年的正式和考究。例如,1945年二战结束后不久,比顿在伦敦为戏剧
Lady Windermere's Fan (《少奶奶的扇子》)设计舞台布景,大获好评,叫好又叫座。
Reddish的正式客厅,就带着这种爱德华时代风格。毫不掩饰对该剧的喜爱,比顿把Reddish
的客厅称为 “少奶奶的扇子”厅。

这个客厅和Reddish的花园,还是比顿拍摄诸多广告的灵感和背景。虽然比顿以英国皇家御用摄
影师著称、曾拍摄无数重要的王室历史照片,如放弃大英帝国王位之后的温莎公爵结婚照、当今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加冕大典官方照等等,他还以美国版VOGUE摄影师为全职正业,又以3个奥
斯卡奖笑傲电影江湖、以美国托尼奖笑傲百老汇。但是,真正为比顿带来丰厚收入的,是为美国
的跨国公司拍摄产品广告。例如,Johnson & Johnson(强生)公司的广告,就在Reddish
客厅和花园拍摄,时为1951年。那时,比顿和他的同学、美国定制时装设计大师Charles
James关系非常好,他的模特儿在广告中穿着James设计制作的裙子。

对Reddish,比顿倾注了巨大的热情:每次在什么拍摄或设计项目中赚了钱,他就投入扩建面积
不大的Reddish——原本只有一个房间那么浅的(一进)房子。“少奶奶的扇子”客厅,就是这样
的后来新增扩建空间。Reddish也投桃报李:其房子和花园,除了继续肩负周末度假屋的“重
任”,还成为他的摄影场地和创作灵感。在展览的Reddish部分,“少奶奶的扇子”客厅里的壁
炉,被仿制出来,非常显眼,因为这壁炉登上强生广告、而这广告令比顿日进斗金
———— 一天
之内收入1万9千美金——1951年的“斗金”。展厅里还展示了比顿收获的3个奥斯卡奖座中的两个:
《窈窕淑女》获最佳戏服设计和最佳美术指导。

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尤其是冬季),比顿在美国勤奋工作,夏天则返回他的逃逸天堂Reddish
度假屋。“比顿在家里”展览给我一个深刻印象:在Ashcombe,比顿度过了他一生最自由、最快
乐的日子;在Reddish,他的理想(两代王室摄影师殊荣、奥斯卡奖和托尼奖的巨大名气)和现
实(美国VOGUE和《名利场》杂志摄影师的美差、美国跨国公司广告的肥缺)完美结合。

晚年的比顿卖掉伦敦Pelham Place的房子,在Reddish全时间居住,并在这里终老。从他的
选择,也可感受到英国人对乡村生活的超常热爱。当然,以比顿唯美主义者的审美观,蒲人类都
知道他可不是一般的英国“乡绅”或乡村骑士。例如,他的两个乡村度假屋,都经年以白色花朵装
饰,因为比顿认为只有白色鲜花才是最优美的花朵。


               
Wilton庄园:艺术家的蒲点和乐园




Wilton庄园是Wiltshire郡最著名的庄园。从英王亨利八世时代开始,Pembroke伯爵家族获
得国王封爵封地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至今已超过450年。

Cecil Beaton(比顿)和Wilton庄园的缘分,起初并不愉快:1927年,23岁的比顿受到邀
请,到Wilton参加十五世Pembroke伯爵的长子Sidney的21岁生日派对,期间曾被人推入流
经庄园的河里。但和比顿一生中无数上流社会好朋友一样,Pembroke伯爵一家展开双臂欢迎比
顿。何解?因为Wilton庄园450多年的历史上,见过无数各路艺术大师作为座上客。这其中,
最为出名的是莎士比亚。事实上,Wilton庄园是莎翁最爱蒲点之一,著名莎剧As Good As
It Gets就在这里首演!

除了伯爵家族爱好文化艺术的历史渊源,比顿作为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在英国盛行的乡村庄园派对
和化装舞会的名人,不仅常常说服他的拍摄对象以乡村庄园为背景拍照,很多时候他还兼任相中
人的化妆舞会戏服设计师。比顿热爱Wilton庄园,作为摄影师和朋友,50多年来他不仅用照相
机记录三代Pembroke伯爵的家庭生活和社交派对,还用文字记录他对这座英格兰庄园的由衷赞
美:“可能是整个Wiltshire郡最美妙的民居和最优秀的建筑历史遗产,它的美丽是一年到头全
时间、全天候的、从不消减的。”

今年夏天,为了纪念这位3代Pembroke伯爵的朋友、艺术家和作家,Wilton庄园和伦敦苏富比
拍卖行合作,在庄园举办摄影展Cecil Beaton at Wilton(比顿在Wilton庄园),展出的
摄影作品全部由苏富比借出。因为比顿于1977年,把其工作室档案交由伦敦苏富比保管和监
护,于是就有了这个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的档案系列,包
括10万张底片和9000多张照片。

展览由英国著名室内和家居用品设计师JASPER CONRAN策展,并负责展览设计。我尤其开心地
看到两张此前从未见过的、不同年龄的比顿照片:一张是年轻时的比顿,穿着类似水手装的便
服,坐在英式沙发上;另一张是64岁时的比顿:在Wilton庄园著名的Palladian桥上拍照,
其摄影师和蒲哥本色不改!这张精彩自拍照被用作展览招贴画,深得我这比顿迷的心!

看完展览、参观完Wilton大房子,我漫步庄园去看这条著名的Palladian桥
————真的是一件
建筑杰作,审美和实用高度结合。桥下正是比顿曾经被推下去的Nadder河,河两岸是茵茵绿
草。那浅浅的、清澈的河水,反射着太阳的光辉——这是我这个英国迷见过的英格兰最灿烂的阳
光!


         
         50多年的蒲情和友情


虽然看过不下10个和比顿作品有关的展览,家中也不乏和比顿有关的书籍、展览目录和摄影集,
但这个“比顿在Wilton庄园”展览,还是让我开了眼界。除了比顿本人的自拍照,我最深印象的
作品还有两幅:一幅是一群小朋友手拉手穿过庄园草坪;另一幅是第十五世Pembroke 伯爵和
伯爵夫人在花园里的侧面照:他们都穿着英国贵族最隆重的传统服饰
————出席乔治六世(当今
伊丽莎白女王的父亲)1937年加冕典礼的礼服,拍摄地点是Wilton庄园的其中一个花园,其构
图巧妙而又大气,虽是黑白照片,却尽显英国贵族的气派!难怪伊丽莎白女王二世1953年加冕
典礼的官方照片,都由比顿一首包办。

第十八世Pembroke 伯爵威廉出生于1978年,他于2003年继承了爵位。在为展览写的欢迎词
中,他诚恳地说:“虽然我因为太年幼而不太记得比顿,但我的母亲和姐姐们都对他充满美好记
忆”!比顿的文学遗产执行人、著名王室传记作家Hugo Vickers为展览写的前言,开篇就展现
现任伯爵威廉的祖母玛丽的幽默感:当被友人问及为什么比顿在乡村表现那么友善、而在伦敦表
现糟糕,比顿本人直认不讳;第十六世伯爵夫人玛丽从旁评说——
——因为我们不会让他(比顿)
蒙混过关!

1979年底,比顿去世前几周,还到Wilton庄园,以尊贵客人的身份,出席第十七世
Pembroke 伯爵和夫人举行的大型社交派对ball。展览上看到这些当年故事,令我十分感慨:
当一个人年轻貌美、春风得意、功成名就、或位高权重时,身边当然“朋友”环绕、家中当然高
“朋”满座;但到了风烛飘摇的耋耄之年(1974年比顿70岁时曾大面积中风),不仅比顿顽强康
复,于去世前一个多月前,还为美国VOGUE拍摄巴黎时装大片,Pembroke 伯爵和伯爵夫人还
待他如上宾。这是超越蒲情的真正友情!

1980年1月14日,是比顿76岁生日。这一天比顿来到Wilton庄园,出席Pembroke 伯爵夫人
为他举行的生日午宴。3天后,一代摄影大师和超级蒲哥比顿在家中安然去世。这份50多年的深
情厚谊,怎一个“蒲”字了得?!



欢迎你参与:
评论展览 “比顿在家里” “比顿在Wilton庄园”:
评论这篇展览介绍:《天生我""必有用》

如果你前往:
展览:Cecil Beaton at Home: Ashcombe & Reddish(比顿在家里)
日期:2014年5月23日 ~ 9月19日
博物馆:
The Salisbury Museum
地址:
The Kings House  
65 The Close, Salisbury
Wiltshire  SP1 2EN

开放时间:
www.salisburymuseum.org.uk/your-visit/opening-times  
网址:   
www.salisburymuseum.org.uk  

展览:Cecil Beaton at Wilton(比顿在Wilton庄园)
日期:2014年4月18日 ~ 21日  &  5月3日~9月14日
地点:
Wilton House
地址:
Wilton
Salisbury  SP2 0BJ
  

开放时间:www.wiltonhouse.co.uk/opening-times/
网址:   www.wiltonhouse.co.uk/  

credit of images in the slideshow:
#1 & #3, please see above;

#2 Ashcombe House, by Rex Whistler, 1930s, Ashcombe © Private Collection;

#4 Beaton(比顿)和他的姐妹在Ashcombe花园里. © Cecil Beaton/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5 Ashcombe客厅. © Cecil Beaton/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6 Dorian Leigh photographed for ‘Modess... because’ campaign, Reddish
House, Broad Chalke, 1950s,© Johnson & Johnson . (比顿为强生公司拍的广告之一,场景
是Reddish里“少奶奶的扇子”客厅。);

#7 比顿在Wilton庄园的自拍, © Cecil Beaton/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8 Cecil Beaton在Wilton庄园的Palladian桥上拍照, © Cecil Beaton/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9 第15世Pembroke伯爵夫人在Wilton庄园主楼长廊。© Cecil Beaton /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10比顿镜头下的Wilton庄园日常生活,  © Cecil Beaton/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11第15世Pembroke 伯爵和夫人在Wilton庄园:他们都穿着出席乔治六世1937年加冕典礼的服饰,©
©
Cecil Beaton/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