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
valentino

hautelifestyle.com


           Diana: Her Fashion Story

           戴安娜的时装故事

       
                            文: 黄晓
  
      All images: courtesy of Historic Royal Palaces, UK
             
(Please see bottom of this page for full credits of images)


























                                       上图:展览第二展厅。
                18岁的戴安娜在Althorp庄园的家中,穿着出席成人礼舞会的长裙,Regamus出品。
             photo by Richard Lea-Hair. © Historic Royal Palaces/Richard Lea-Hair






英国的戴安娜王妃,不仅是二十世纪的时装和风格偶像,更是慈善和美丽的偶
像。2017年,是戴妃逝世20周年。为纪念这位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多重偶像之
一,英国伦敦的Kensington Palace(肯辛顿王宫),举办一个戴安娜时装
展览,让英国和世界各地怀念她的人有机会来参观。


                       2017:白色花园


肯辛顿王宫是戴安娜结婚后在伦敦的家,她在这里养育了两个儿子:威廉和哈
里王子。和以前肯辛顿宫举办的戴安娜时装展览不同的是,戴妃逝世20周年是
里程碑年,这里不仅室内有时装,室外的花园里,还种满了不同的白花:郁金
香、玫瑰等等,大波斯菊穿插装饰草丛中。因为戴安娜生前喜爱白花,所以这
个白色花园显得特别意味深长。花朵分春季(4-5月),和夏季(6-8月)不同
的盆栽和土栽白花,在两季分别装置。

这真是非常大手笔而又高度个人化的花园展览。戴妃的大儿子威廉和凯特夫妇
以及小儿子哈里王子,在一个春雨绵绵的日子,来参观这个白色花园展。这场
面非常动人:儿子怀念母亲的表情,绝非好莱坞明星演技可比。当然,他们只
需稍走几步,就从自家走到这个白色花园——因为威廉和凯特在伦敦的家,就在
肯辛顿宫。(一年后,哈里结婚后,也把家安在了肯辛顿宫。这是后话。)


                       2017:时装惊喜


进入肯辛顿宫的室内展厅,首先被设计师的时装设计草图吸引,它们本身就是
美妙的艺术品,加上戴妃穿戴它们的形象已深入人心,令这些设计草图更有魅
力。

不过,最大的惊喜是一袭天蓝色和白色圆点透明尼龙纱外罩裙(图3),充满了纯
真少女的童话气息,看了附属图片和展品说明才知:那是1979年,18岁的戴安
娜在Althorp庄园的家中,穿着出席那年秋季家里为她举办的成人式舞会的衣
裙。据说出品这条晚装长裙的Regamus,是那个时代英国贵族少女出席成人式
舞会的首选。

戴安娜1961年7月1日出生于女王在诺福克郡的冬季渡假庄园Sandringham
Estate,此时她的父亲是子爵,在女王的庄园担任王室伺卫官(Equerry to
the Queen);她的外婆曾在女王的母亲伊丽莎白王太后的身边,担任女侍卫
官(lady-in-waiting)。因为年龄相仿,戴安娜的两个姐姐和女王的长子女
查尔斯王子和安妮公主玩,而戴安娜的玩伴就包括安德鲁和爱德华王子——因为
她家住的庄园里的Park House有温水泳池,两位较年幼的王子常来游泳。

史宾莎(戴安娜)家在女王的Sandringham庄园的生活,非常传统、非常英式
乡村——一句话,非常贵族:孩子们住在“儿童翼”的二楼,和主楼隔开,每天只
在早晨见父母一小时,还有一次见面在(英式)下午茶时间(4点),戴安娜的
母亲偶然也会推着婴儿车,围着家附近的树林漫步。

1967年戴安娜6岁,她的父母离婚,4个孩子全部跟随父亲生活。戴安娜常常照
顾唯一的弟弟,姐代母职,两人感情深厚。1975年,戴安娜的爷爷去世,她的
父亲继承了史宾莎伯爵的爵位(8th Earl Spencer)。作为伯爵的女儿,戴安
娜有了新的头衔:Lady Diana。更大的变迁是:随爵位而来的,还有史宾莎
家族的Althorp庄园。戴安娜随全家搬离女王的Sandringham庄园,搬到北汉
普顿郡的史宾莎祖居庄园居住。不久后,她到瑞士上高中,练得一身滑雪好功
夫、和一手好字。

这条充满诗意的裙子(图2和图3),最能体现戴安娜18岁以前的人生、她的纯
真情怀和英国乡村贵族少女的品味。裙子旁边的展品说明上,还有一幅相片:
戴安娜穿着这条露肩裙子,坐在沙发上低头阅读,英国贵族庄园里的长沙发、
靠墙的餐椅、装饰价值极高的低壁柜等,清晰可见。

这袭给我带来巨大惊喜的裙子,现为智利圣地亚哥时装博物馆的永久藏品,这
次为纪念戴妃逝世20周年,特意借给戴妃故居肯辛顿王宫做展品,一不小心还
把自己的博物馆摆上了时装博物馆的世界地图。

这次还有另一个惊喜:一件淡粉红色雪纺长袖衬衣(图10中),是1980年代初
伦敦一对年轻设计师夫妇的作品。1980年底,英国版Vogue请著名摄影师
Lord Snowdon(女王妹妹玛格丽特公主的前夫),为订婚期间的戴安娜拍
照。编辑们准备了一批衣服,让戴安娜挑选。在一大批名牌出品中,戴安娜对
这件并不出名的设计师衬衣情有独钟,穿上拍照。照片首先刊登在1981年2月
号Vogue上,同时被用作戴安娜的首幅官方照片——因为杂志出街之日,正是戴
安娜订婚之时。而设计师的名字是Elizabeth and David Emanuel——伦敦
皇家美术学院RCA初出茅庐的毕业生,却已经和英国Vogue合作了一段日子。

这件既清新又浪漫的衬衣,成为1980年代初期时装浪漫主义巨潮的前奏曲。不
久后的戴安娜婚纱——堪称二十世纪公主童话浪漫主义代表作,就出自这两位年
轻时装设计师之手!


                       2017:时装经典


除了新挖掘的戴安娜早期服饰惊喜,这个展览还充满了她的名闻天下的时装经
典:例如,戴妃出席1989年英国时装展,穿的一套白色晚装长套裙,它有一
“波列罗”款式的高领短外套。这套晚装长裙出自英国设计师Catherine
Walker的手笔,堪称最高贵华丽而又简洁的巅峰之作。因为外套领子类似二十
世纪美国摇滚乐天王Elvis Presley(猫王)一件演出服的高领,戴妃戏称之
为“我的Elvis晚装”。同一年,戴妃还穿着它访问香港,主持香港文化中心的
落成典礼。

戴妃是如此喜爱这套晚装,1990年她穿着它拍官方相片,摄影师是Terence
Donovan(1938-90)。1998年5月,Donovan夫人挑选15幅丈夫历年来为戴
安娜王妃拍的晚装、日装和便装相片,捐献给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英国国家人像画廊)。这一捐献,不仅令人像画廊成为拥有戴妃摄影
肖像最完整档案的英国机构,更让人像画廊得以及时举办特别展览,以纪念戴
妃逝世一周年。这个摄影纪念展是如此重要,人像画廊的馆长为展览出的一套
明信片,特别写了介绍/序言。而这套明信片的封面,用的正是戴妃穿着这套白
色绣珍珠晚装的相片。

时光快进到2017年——戴妃逝世二十周年,戴妃的故居肯辛顿王宫举办的戴妃时
装纪念展,所出的一套明信片,其封面也是戴妃穿着这套“Elvis晚装”的相
片!这相隔差不多20年的巧合,证明戴妃和这套晚装的魅力,迷倒两个不同英
国历史文化机构的两代策展人!

在第二展厅,其中一件展品也是Catherine Walker的出品(图8右),是为
戴妃出席1987年嘎纳电影节而设计。戴安娜热爱影视,其中一些好莱坞经典成
为她的时装灵感。这袭冰蓝色丝质雪纺长裙和长披巾,其设计灵感,就来自
1956年奥斯卡影后、美国费城出生的好莱坞超级淑女型美女Grace Kelly
(后来的摩纳哥王妃格蕾丝,1982年车祸去世)。1955年Grace Kelly拍了
一出超级经典电影《捉贼记》,里面就有一袭晚装长裙,启发无数后继时装设
计师“竟折腰”。2011年,在格蕾丝的儿子(摩纳哥现任君主)的婚礼上,格蕾
丝王妃的外孙女夏洛特,就穿了一条冰蓝色晚装长裙,让全世界时尚人民/影迷
立即联想到《捉贼记》戏服!自从2011年和威廉王子结婚以来成为全世界被拍
照得最多的凯特,婚后首次访问美国,唯一城市是到洛杉矶——好莱坞的大本
营——为英国“奥斯卡”BAFTA主持下午茶招待会,穿的就是一条淡紫色类似长
裙,虽然出自另一位英国设计师手笔,依然令人想到它的好莱坞同一“基因”。

1989年,戴妃再次穿着这条有着强烈好莱坞“基因”的冰蓝色长裙,出席伦敦一
个晚宴/演出场合。肯辛顿王宫为这次展览出版的明信片当中,就有一张以这幅
伦敦相片制成:戴安娜明艳雍容、光彩照人!

在戴安娜无数时装经典中,Gianni Versace生前为她设计的其中一袭晚装
(图6),也是淡蓝色的,上面绣满金色和淡蓝色的金属珠粒。这是温和版本的摇
滚风格晚装长裙,Versace1991年的作品。那年,美国Harper's Bazaar杂
志请法国著名摄影师Patrick Demarchelier为戴妃拍摄一批相片,戴妃选
择了这条Versace长裙。不知何故,相片直到1997年戴妃车祸去世后,杂志才
把它刊登在封面上,成为当年纪念戴妃的无数杂志上最好的封面!后来,这幅
相片成为不止一本戴妃时装画册的封面。

这条Versace裙子平时难得一见。这幅相片不仅被印成了明信片、展览目录的
封面,还用在肯辛顿王宫礼品店里、餐厅里随处可见的展览招贴画。只要你去
肯辛顿宫参观过这个展览,戴妃这幅相里的华贵而又有点淡淡忧伤的形象,简
直令人挥之不去。


                      
 2018:公主经典


这个展览是如此成功、如此受欢迎,肯辛顿宫决定再延长一年,并加入新的展
品,在2018年4月重新对公众开放。

在新加入的8件展品中,有一件出自伦敦设计师组合Bellville Sassoon
(Belinda Bellville and David Sassoon)。戴安娜第一次穿他们的
出品,是1981年3月,她公布订婚后,首次和查尔斯及女王的正式/官方合影。
这是一套海军蓝色的水手装套裙,非常英国、非常贵族、非常传统而又青春满
溢!

Bellville Sassoon为戴安娜准备了大部分的嫁妆衣物。David Sassoon
回忆说:“因为未被戴安娜选中做婚纱,我们很失望。但可以为戴安娜做婚礼当
天穿的另一件礼服,是第二最好的机会!”展品中的这一套Bellville
Sassoon,也是套裙,但颜色是鲜艳的罗马甜瓜/三文鱼色(图13中)。戴安
娜为这套裙订制了两件外套:一件短袖、一件长袖。短袖那款,她在1981年7
月29日婚礼当天,作为“going away”服来穿;长袖那款,她在婚后首次出访
英联邦国家(1982年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穿着。两款的穿着,她都以苏格
兰帽子设计师John Boyd为套裙特意配制的帽子为配饰——帽子上的羽毛,制成
威尔士亲王(英国王储)徽记形状。这套裙不仅夺目,而且完美衬托戴安娜新
婚之后的童话公主气息。这份颠倒众生的公主/王妃的童话气息,不仅为英国王
室收获了亿亿万万的新一代王室迷,还向我们展示了二十世纪王(储)妃的终
极日装形象!

苏格兰是英国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王室高级成员常常要到苏格兰巡游,参加当
地的传统节庆,例如Highland Games in Braemar(苏格兰年度高地传统
体育/风情节),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2018年的新加入展品中,就有一条
Caroline Charles出品的金色和绿色格子连衣裙(图14)。新婚不久的戴安
娜曾穿着它,和女王及查尔斯一起,到苏格兰观看Braemar Games。她以传统
的苏格兰士兵便帽(glengarry)配衬这连衣裙,戴妃这一真正“从头到脚”的
苏格兰形象,想来十分动人。因为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还在伦敦街头的旅游
礼品店里,买到以她当年穿这格子裙、头戴优雅苏格兰便帽相片制成的明信
片!看着这明信片,心怀感激:自己最重要的influencer之一,不是什么“网
红”,而是高贵优美的戴安娜!

Victor Edelstein是1980年代伦敦的顶尖定制时装设计师之一,他为戴妃
设计了很多的定制服。2018年新增展品中,就有一袭深具维多利亚风格的绿宝
石色长裙(图13左),戴妃为拍一幅年度官方照片而订做它。相片由上述的
Terence Donovan拍摄。因为裙子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历史气息和奢华王气,
官方照一面世,裙子即被当年时装传媒誉为“王妃款式”。


                       
2018:慈善经典


非常可惜的是,天赐给英国王室的巨大礼物——深得全世界(时尚或不时尚)人
民爱戴的英国王储妃——却得不到丈夫珍惜。戴安娜离婚以后,虽保留了王储妃
的头衔(Princess of Wales),生活却展开了新篇章。

作为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她的时装选择不再局限于王储妃的官方身份,有些场
合也可以穿得率真随性。于是,她也可以穿性感的迷你裙了——当然是高贵版本
的。例如,2017年8月特别加入展览阵容的一条粉蓝色迷你裙(图11),出自
伦敦设计师Jacques Azagury之手。他是戴妃生前最后几年喜爱的设计师之
一。这条粉蓝色迷你连衣裙,性感而又得体。设计师说:裙子的颜色和戴妃眼
睛的颜色配绝。

戴妃穿着它,出席英国芭蕾舞团演出的《天鹅湖》,美得令人感叹!要知道,
戴妃儿时梦想是跳芭蕾舞,后因身高超标而受阻。不知是否这个原因,她成为
王储妃之后,无数的慈善事业需要赞助,英国芭蕾舞团是她亲任赞助人的团体
之一。

2018年新增加的展品当中,最震撼的一件,无疑是1997年,戴妃穿着去非洲安
哥拉宣传地雷遗害平民的那套服饰:印着“光环信托基金会(Halo Trust)”
标志的防雷背心、牛仔布无袖上衣以及Armani淡黄色牛仔布长裤(图4)。因
为戴安娜到非洲雷区的高调访问,她头戴防雷罩、穿着防雷背心在地雷区行走
的照片和电视片,唤起全世界对“战争虽结束,但地雷继续遗害平民”的认知。
“光环信托基金会”的Paul McCann先生说:“戴安娜1997年去安哥拉访问地雷
区之前,地雷是军事和安全问题;戴妃访问之后,地雷成为人道问题。”由于戴
安娜的推动和各界努力,国际上终于达成/签署了禁止使用地雷协议。


                        真正的唯一


在这个展览的第一个展厅的壁炉上方,展示戴安娜婚纱(共同)设计师
Elizabeth Emanuel的一段话,她说“明星名人无数,但只有一个戴安娜”。

请允许我补充一句:公主/王妃/王储妃无数,但只有一个戴安娜王妃!




          
 




评论这个展览:Diana: Her Fashion Story
评论这篇展览介绍:戴安娜的时装故事


如 果 你 前 往:
展览:
Diana: Her
Fashion Story
日期:
2017 年 2 月 24 日 - 2019年 2 月 18 日
地点:
Kensingto Palace, London.
地址:
Kensington Palace,
Kensington Gardens,
London W8 4PX


时间:
Kensington Palace 王宫每星期7天开放(12月24-26日闭馆),
时间以官方网站 update 为准:
http://www.hrp.org.uk/KensingtonPalace/planyourvisit/openingtimes

公共交通:
Kensington王宫,通过Kensington花园进入。

地铁:
District or Circle 线 到 High Street Kensington  站;
Central 线 到 Queensway 站

巴士:
No. 70, 94, 148, 390 到 Bayswater Road 站 or 9, 10, 49, 52,
70, and 452 to Kensington High Street 站

请参考 Kensington Palace 王宫官方网站:
http://www.hrp.org.uk/KensingtonPalace/planyourvisit/gettingthere



image credit for the slide show above and on the homepage:

All photos by Richard Lea-Hair. © Historic Royal
Palaces/Richard Lea-Hair, except stated otherwise.

Photos #1, 5, 7, 9, 15 & 16:
Flowers in the White Garden, a new temporary garden that is
flowering in the grounds of Kensington Palace, dedicated to
Diana, Princess of Wales, in spring and summer 2017.
伦敦肯辛顿王宫2017春夏季:为纪念戴安娜王妃逝世20周年而特别设计的临时花园,以
戴妃热爱的白花为主体。

Photo #2:
第一展厅。

Photo #3:
第二展厅 - 18岁的戴安娜在Althorp庄园的家中,穿着出席成人礼舞会的长裙,
Regamus出品。

Photo #4:
2018年新增加的展品:印着“光环信托基金会(Halo Trust)”标志的防雷背心、牛
仔布无袖上衣以及Armani淡黄色牛仔布长裤,1997年非洲安哥拉地雷区。
Photographer: James Linsell-Clark
Credit line © Historic Royal Palaces / SW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