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 hautelifestyle.com 首页
Send this link to a friend 和朋友分享这个网站

hautelifestyle.com

  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
       时装作为艺术:软雕塑、硬现实


                     文:黄晓
 images:courtesy of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see bottom of page for photo copyright details)




5月底的一天,我沿着曼哈顿的80街走向第五大道上的大都会博物馆。远远看见灯杆上的展
览街招,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街招上是Cecil Beaton拍摄于1948年的那幅著名摄影
《Charles James晚装》!
























                 上图:Charles James Ball Gowns, 1948; Copyright © Condé Nast       
               Photograph by Cecil Beaton, Beaton / Vogue / Condé Nast Archive.




                从灯火阑珊处回到聚光灯下


作为时装史热爱者,我知道这幅时装摄影,是因为摄影师Cecil Beaton无论生前身后,
都非常著名。他的摄影作品、文字作品(主要是日记)、他的设计(戏服、舞美和电影场
景)等等,经常出现在时装、电影和博物馆爱好者的视野中。和Cecil Beaton(比顿)
爵士相反,这幅摄影作品题目上的“Charles James”,是一个几乎被历史湮灭了的名
字。我最初知道它并记住了这位时装设计师的名字,主因是热爱比顿这幅摄影名作。

如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一个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的展览,一下子
把这位被遗忘了的美国设计师,推到了世界高级时装的前台正中。众所周知,纽约大都会博
物馆的时装馆,拥有世界上最优秀和最庞大的时装收藏系列,每年的年度时装展览开幕式筹
款晚会,被誉为时装界的“奥斯卡”。这个展览,令一度沉寂在时装史“灯火阑珊处”的
Charles James (1906-1978),一下子被笼罩在欧美时尚界的聚光灯下!



           Babe Paley和Charles James之谜






















                           上图:Babe Paley in Charles James Gown, 1950
                  Photograph by John Rawlings, Rawlings / Vogue / Condé Nast Archive.
                                     Copyright © Condé Nast



比顿1948年的摄影杰作《Charles James晚装》之外,另一幅照片也令Charles
James常驻我的时装未解之谜“清单”,令我在偶然寻觅之余也会眼前一亮:John
Rawlings拍摄的《Babe Paley1950年穿着Charles James长裙》。照片上的Babe
Paley是1930-70年代美国上流社会的著名Cushing三姐妹之一,1915年出生于波士顿
一个望族、大半生定居纽约,她的衣饰品味被公认为完美中的完美。《Breakfast at
Tiffany's》的作者Truman Capote曾经评说“她的唯一缺点是完美”。

虽然Babe Paley的成人礼晚宴在小罗斯福总统的白宫(1934年)举行(总统的儿子詹姆
斯是她的姐夫),她却自豪于成为一位职业妇女——从1938-1947年,Babe Paley担任美
国VOGUE的编辑。在这近十年间,尽管她和标准石油财富的其中一位传人结婚,并生育一
子一女,也不能令她停止工作。1946年离婚后,她于1947年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创
办人William S. Paley结婚,同年辞职,不久后再生一子一女。

Babe Paley一生登上国际最佳衣着榜共15次,以进入这个榜的最高殿堂 (Hall of
Fame) 告终。在这15次上榜中,她有13次高居榜首。1947年取代她登上榜首位置的是另
一位美国人——“不爱江山爱美人”真人show中的女主角——温莎公爵夫人。夫复何言?!夫
复何求?!

Babe Paley于1978年去逝(享年63岁),但影响力至今不坠。无数的时尚人民,尤其是
时装设计师,引她为风格榜样和设计灵感。美国最优秀的设计师之一Ralph Lauren,近
年就买下Babe Paley在牙买加的渡假屋 Round Hill作为家庭渡假用,颇有风格魅力代
代相传之意。

John Rawlings多次为Babe Paley拍照,都刊登在VOGUE杂志。这幅Babe Paley
1950年的照片,摄于Paley夫妇位于纽约长岛的Kiluna Farm乡村庄园客厅,此时她刚
刚生完第4个孩子不久,穿着Charles James的签名式设计晚装:不同面料共冶一炉(由
酒红色天鹅绒、杏黄色蝉翼纱和鲜红色丝缎制成)。我喜欢这幅照片,不仅因为美人华服,
也因为它的室内设计——出自美国室内设计师George Stacey之手!还有墙上罗特列克的
油画肖像!这照片上的一切,不仅是赏心悦目的审美教育,同时也让时装设计师Charles
James的名字,长留在我的时装未解之谜“清单”上,直到这个展览。

展览上,这款裙装及其脚下屏幕上展示的这张Babe Paley1950年的照片,是展品中我最
感亲切和最生动的一件。


                 透视大卫和透视晚装


今年的大都会年度时装展,有全新的高科技“招数”帮助现场观众更好地理解展品:在首层
的主展厅,共展出15件Charles James晚装长裙,每件裙子都有一个摄像头现场拍摄或
预先录像展品,在一个屏幕上解构并展示裙子的内部构造和制作次序。为什么有如此科技新
意思?一方面是大都会博物馆的科技手段“小荷才露尖尖角”,它的未来新展示手段由此可
见一斑;另一方面,英国出生、美国创业的设计师Charles James不仅设计华丽晚装,他
还着迷于这些外表奢华的晚装的“内里乾坤”。为了让一件极致豪华的庞大晚装穿起来轻盈
如燕,Charles James不惜花费数日甚至数月来建构一袭裙子的内部型架。他的痴迷和追
求完美到了不顾生意的地步,可见他的艺术家性格!

这些创新的博物馆展览手段,就象X光机,由小型“机器人手臂”扫描裙子内在的架构和制作
乾坤,在屏幕上展示出来,和屏幕旁边的实物裙子相对照,令人眼界大开!Charles
James对时装的重大贡献,不仅在于他的设计款式奢侈华丽,还在于他是一位时装“力学工
程师”,非常重视如何通过巧妙的内里架构,把庞大裙子的重量均匀分布,令穿着者步履轻
盈!

如此透视时装“X光机”,由Diller Scofidio + Renfro (DS+R)建筑师事务所制作——
他们同时也是这个展览的设计者。其中一位主脑建筑师Ricardo Scofidio说:
Charles James是一位真正的、名符其实的建筑师。看来需要一群真正的职业建筑师(设
计这个展览的另一位建筑师是伊丽莎白Elizabeth Diller),才能理解和“透视”
Charles James这位时装设计师的高超晚装建构,并把透视结果形象、清晰、有趣地展示
给博物馆观众!

这份“透视晚装”新意思,令我想起多年前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去Academia博物馆看米
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至今不仅记得《大卫》那份震撼人心的壮美,还记得雕塑旁边也
有这样一个小屏幕,从多角度透视《大卫》的建构。佛罗伦萨那个“透视《大卫》”的装
置,由美国斯坦福大学设计制作,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但和纽约大都会今年的“透视晚装”
相比,显然它只是透视的“初级阶段”,而大都会的“透视晚装”,堪称“X光机”的高级阶
段。


              晚装:淑女羡慕、绅士尊敬


命名为“Clover三叶草”(又称Four-Leaf Clover)的一袭晚装长裙,就以加热的塑料
枝条先定型,所以裙子才有了如此特殊的形状。这袭裙子是为纽约上流社会的名媛
Austine Hearst (呵斯汀•赫斯特)设计制作,她是美国传媒大亨William
Randolph Hearst(威廉•赫斯特)的儿媳,其丈夫协助父亲管理家族事业,她是
Charles James最喜爱的顾客之一。由此可见这位设计师的艺术家性格:不是任何人有钱
购买他的裙子,就可以成为Charles James的顾客,他直言不讳“只有最高品味的一小撮
优美女子”,才能成为他的顾客。

他的顾客大部分来自世界上最有钱的家族,她们可以买得起任何想穿的衣裙。为什么她们要
耐心等待这位艺术家性格的时装设计师,为她们创制晚装长裙、鸡尾酒裙和日装套裙?这种
等待有时数以月计甚至数以年计。因为Charles James的优雅大气晚装,令穿着者鹤立鸡
群:绅士见到立生尊敬,淑女见到立生羡慕。


            时装作为艺术:软雕塑、硬现实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Charles James追求完美的艺术家性格,也有负面影响:
他完全不懂商业和理财,即使有如此最顶尖富豪家族的顾客忠心环绕——从1930-40年代的
石油巨富孙女、国际最佳衣着榜上的殿堂级人物Millicent Rogers,到1970年代的
Tiffany & Co.珠宝设计师Elsa Peretti,以及另一位Tiffany & Co.珠宝设计
师、毕加索的女儿Paloma Picasso等等——他的时装生意依然是手工作坊的规模。私人生
活方面,也同样被他的艺术家性格摧毁成为悲剧。

Charles James的时装犹如艺术品,常常被誉为软雕塑。但他的一生是如此惊涛骇浪,令
这位以追求艺术为己任的定制时装设计师,碰到了无比冷硬的现实。有时,冷硬的现实不仅
存在于外部世界,在Charles James这个个案,残酷的现实也来自他自身的致命弱点——
严重情绪化、没有能力遵守生意合同、性格火爆等等,令热爱他的才华的同代人和后来者感
叹唏嘘。


             同行:灵感和伤感


二十世纪上半叶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大师Christian Dior尊崇Charles James,他说他
的1947年的New Look灵感来源之一,就是Charles James的蜂腰丰殿线条。另一位二
十世纪上半叶高级定制时装大师、在巴黎开业的西班牙人Cristóbal Balenciaga,也
称赞Charles James不仅是美国最伟大的时装设计师、可能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设计师。
以Dior和Balenciaga两位时装巨擎在高级定制时装史上的崇高地位,如此赞誉份量不
轻。

不仅前辈时装设计师如此尊敬和欣赏他的艺术成就,时装后来者也深受他的影响:从
1960-70年代红极一时的美国设计师Halston,到我们时代风头一时无两的英年早逝的
Alexander McQueen,再到纽约大都会“时装的奥斯卡”大红人、纽约年轻一代的晚装设
计师Zac Posen。

英国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的“Hitchcock”系列,就是公认的向Charles
James致敬系列。今年大都会红毯上的客人之一Bee Shaffer,往年她是Zac Posen的
拥趸,今年她却穿了一袭Alexander McQueen淡蓝色长裙,其不对称线条、单肩抹胸造
型、不同材质共造一裙(这里是蓝色绸缎和白色薄纱绢网),无一不是Charles James的
签名式风格。McQueen自杀早逝的伤感和身后的魅力,在大都会红毯上展露无遗。


                   众里寻他千百度


就象生意失败、朋友陌路、家庭解体等等不幸,都不能削减Charles James对时装创制的
痴迷和投入,岁月和时间也不能消减Charles James时装艺术的成就。这个展览由大都会
时装馆的首席策展人Harold Koda和 Jan Glier Reeder共同策展,除了首层特别主
展厅,时装馆自己的底层展厅,继续展出几十件Charles James的长裙、鸡尾酒裙、日
装、甚至羽绒晚装夹克。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展品来自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的时装收藏系
列。2009年大都会博物馆收购了布鲁克林的时装系列——公认为世界最优秀的时装收藏系列
之一,为这个展览提供了珍贵的展品,而Jan Glier Reeder就是这个系列的负责人。

看完展览的第二天,我来到曼哈顿中城的洛克菲勒中心。这里游人多如过江之鲫,但每间店
铺都优雅得很。因为有洛克菲勒的Art Deco风格建筑作为背景,不优雅就对不住如此里程
碑式的地标地位、对不住如此昂贵的租金。大都会博物馆书店/礼品店占据了洛克菲勒中心
零售区的最显著位置,更显眼的是,它的橱窗里又挂上了比顿爵士那幅1948年的著名摄影
《Charles James晚装》!放大了的照片几乎占满了整个橱窗,散发着晚装的美感、模特
儿的高贵气质,整一个逝去时代的光环和光辉!和橱窗外此时此刻的熙攘人群相比,橱窗里
的那个世界显得多么华丽而优美、安静却长存我们的心头!

两星期后,我从纽约的其中一个机场飞去伦敦。机场里也有一个大都会博物馆书店/礼品店
的分店,虽然规模无法和博物馆里的总店及洛克菲勒中心的分店相比,但比顿的那幅
《Charles James晚装》依然成为它的装饰主题,以此照片为中心的展览目录和礼品,占
据了显眼位置。

到伦敦后,在V&A博物馆书店,我又看见了由两位策展人等专家撰写的《Charles
James:Beyond Fashion》那本大书/展览目录。

再过了两个礼拜,我来到巴黎。在罗浮宫附近我最喜爱的书店里,我又在临街的橱窗里,看
到了这本以比顿摄影《Charles James晚装》作为封面和封底的大书/展览目录。在三个
世界时装最重要的首都,Charles James的晚装都在继续讲述着它的故事。没有比这份巧
合令时装迷、比顿迷、阅读迷更难忘了。

从初见比顿摄影生发出来的、萦绕心头多年的晚装悬念,到今夏无处不在的Charles
James氛围,颇象“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只是分不清:
“那人”是Charles James、是Cecil Beaton(比顿)、是比顿照片上那些美得可望不
可及的晚装长裙、还是穿Charles James晚装的人?

我的答案:上述全都是。
      



欢迎你参与:
评论这个展览:  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
评论这篇展览介绍:《时装作为艺术:软雕塑、硬现实

如果你前往:
展览: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
日期:2014年5月8日 – 8月10日
地点: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000 Fifth Avenue at 82nd Street
New York, NY 10028-0198

时间:
星期五 - 星期六: 10am - 9pm;
星期日 - 星期四: 10am - 5:30pm
(1月1日元旦、感恩节、12月25日圣诞节和5月第一个星期一,博物馆闭馆)。

电话:212-535-7710

网站:
www.metmuseum.org/visit/hours-and-admission


附近的衣食住行:
公共交通:
请参考博物馆网站。

酒店:

The Westin New York Grand Central
地址
212 East 42nd Street (between 2nd & 3rd Avenues)
New York,NY 10017
U. S. A.

电话: 212-490-8900
传真:212-405-4299
从美国和加拿大直拨的免费长途电话:1-888-625-4988

客户服务全球电话查询:http://www.starwoodhotels.
com/preferredguest/support/contact/customer_care.html

酒店网站:
www.westinnewyorkgrandcentral.com



-------------------------------------------------------------
Photo credit for slideshow and homepage: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 Charles James Ball Gowns, 1948
Photograph by Cecil Beaton, Beaton / Vogue / Condé Nast Archive.
Copyright © Condé Nast  

#2. Charles James, 1936
Photograph by Cecil Beaton,
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3. Gallery View: First Floor Special Exhibition Gallery
Image: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4. Babe Paley in Charles James Gown, 1950
Photograph by John Rawlings, Rawlings / Vogue / Condé Nast Archive.
Copyright © Condé Nast  

#5. Charles James (American, born Great Britain, 1906–1978)
Ball Gown, 1949-50; Red silk velvet, red silk satin, white cotton organdy.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rooklyn Museum Costume Collection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ift of the Brooklyn Museum, 2009;
Gift of Arturo and Paul Peralta-Ramos, 1954 (2009.300.2786)
Photo: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y Karin Willis  

#6. Charles James (American, born Great Britain, 1906–1978)
“Clover Leaf” Evening Dress, 1953, White silk satin, white silk faille, black silk-rayon
velve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ift of Elizabeth Fairall, 1953 (C.I.53.73)
Photo: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y Karin Willis  

#7. Charles James (American, born Great Britain, 1906–1978)
Evening Dress, 1948, Black silk satin and black silk velve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rooklyn Museum Costume Collection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ift of the Brooklyn Museum, 2009;
Gift of Millicent Huttleston Rogers, 1949 (2009.300.734)
Photo: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y Karin Willis  

#8. Gallery View: First Floor Special Exhibition Gallery
Charles James (American, born Great Britain, 1906-1978)
“Clover Leaf” Ball Gown, 1953, Pink silk faille, copper silk shantung, black silk lace
with ivory sil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rooklyn Museum Costume Collection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ift of the Brooklyn Museum, 2009;
Gift of Josephine Abercrombie, 1953 (2009.300.784)
Image: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9. 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 Carl and Iris Apfel Barrel Gallery
Image: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0. Charles James (American, born Great Britain, 1906–1978)
“Butterfly” Ball Gown, ca. 1955, Brown silk chiffon, cream silk satin, brown silk satin,
dark brown nylon tulle.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urchase, Friends of The Costume Institute Fund, 2013
(2013.591)
Photo: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y Karin Willis  

#11. Austine Hearst in Charles James Clover Leaf Gown, ca. 1953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hotographer Unknown,
© Bettmann/CORBIS